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農曆  七月廿六

「獅子吼」剖析

[2012-09-11]

作者:蘇賡哲

本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夕,「人民力量」舉辦造勢大會。黃毓民議員的演說,被陳雲教授評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獅子吼」。
毓民兄的演說,我覺得最值得注意是這幾句:「這是本土民主派對統一民主派的運動。」「我們不承認共產黨的統治地位。」「我們是香港人,我們從事的是香港本土民權運動。」「現在說甚麼大陸民主?我們香港還未有民主。」「李怡說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
李怡是大中華主義者,現在也變成本土民主派。」「我們要保持香港原有的尊嚴,保持我們珍視的原有價值。」「如果你要我承認一黨專政的共產黨才叫做中國人,我寧願不做中國人。我是香港人!我是香港人!我是香港人!打倒港共政權!打倒共產黨!」
這些宣言的主旨,是將香港本土民權運動和大中華主義切割,和統一民主派切割。即使你追求的也是民主,卻是整體中國的民主,那麼大家就不是同路人,甚至是對立的競爭者。因為現在環境惡劣,毓民要帶領港人獨善其身,在現實條件不可能的情況下,不再立志於兼善全國。最後地步,就是和中國人切割,只認同香港人身份。
這種本土民權運動的論述,我並不覺陌生,台灣已經發展得十分成熟。台灣的本土論述針對兩層大中華主義,近的一層是國民黨統派;遠的是大陸中共政權。毓民的本土論述針對三層大中華主義,近身一層是香港民主派(其中有部分可能是毓民指稱旳偽民主派),中層是港共政權,遠的同樣是大陸中共政權。
對比有如一隻雞蛋和一頭大象
這樣加以區別,很容易知道台灣、香港本土力量所挑戰的對象及可能遇到的壓力。大陸中共政權對台灣沒有掌控權,而香港實際在中共統治下。即使全港民眾都認同本土民權運動,和中共實力對比,有如一隻雞蛋和一頭大象。另一方面,台灣本土論述基本上以省籍吸引民眾,對外省人有先天人口優勢。毓民的本土論述,以進入政壇層面來說,現在才是破天荒起步,在義理上能夠接受的人可能極多,但一接觸到有沒有「可操作性」,就會退縮到極少數。因此,在目前只會是一個凝聚民心的口號,代表著一種理念,就像近來香港遊行示威行列中,有人打出港英時代的「龍獅旗」,只是以緬懷港英統治去宣泄對現政權不滿的悲情,和台灣人緬懷日治時代一樣,並不存在復辟殖民統治的可能。
離開政壇政團層面來說,毓民宣示的本土民權運動,近年在輿論界、學術界以至社運界都是有所醞釀的。最突出的代表人物當然是陳雲教授,他寫作甚勤,這方面的經典著作是《香港城邦論》。他強調香港應該爭取真正的高度自治,為了達到河水井水兩不相干目的,他甚至主張「六四」、「李旺陽事件」等發生在大陸的議題,在香港都不妨退居次位。這理論和大陸有人批評保釣行動一樣:自己生活的家園隨時都可能被拆毀,何從談釣魚台?
不過,香港人不參與大陸民運,能否換取中共讓港人高度自治?我覺得對嗜權如命的共產黨人而言,可能性近乎零。
回到一個老話題。司徒華先生生前問我,何以阮銘、曹長青、凌鋒、鍾祖康這些極為反共的意見領袖全都支持台灣本土民權運動?在華叔意念中,反共就是愛國之故,極反共即極愛國,極愛國為甚麼變成要和中國人切割?我想,那些極反共的人確實都極愛國,但他們經歷了從希望到失望以至絕望心死的歷程,而華叔心尚不死吧。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