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按揭危機未除 小業主水深火熱

( 2009-09-24 )

綜合報道

 

  在雷曼兄弟倒閉幾乎將全球銀行體系推入深淵的時候,巴蕾特(Rose Barrett)的個人財務危機也隨之開始。

  巴蕾特住在佛羅里達州Kissimmee,是當地一家康復中心的夜間護士。與丈夫分居後,她很快發現護士工作已讓她很難承受每月1939美元的按揭還款。於是,她向貸款機構Banco Popular的次級貸款部門提起紓困申請,希望減輕20萬美元、固定利率高達9.45%的40年期按揭貸款帶來的壓力。

  但她求助時已是去年9月中旬,或許太晚了,因為已無回天之力,去改變之後發生而如今已是耳熟能詳的故事。

止贖浪潮未見減退

  隨著雷曼倒閉一周年的到來,媒體紛紛發文回顧這一歷史事件。這個時候也值得去反思,房屋市場是金融危機的根本原因所在,這場危機讓千千萬萬個巴蕾特成為受害者。

  即便發放抵押貸款的銀行境況在逐漸好轉,止贖浪潮卻沒有減退的跡象。房屋止贖在未來幾個月仍可能抑制消費者支出。

  路透社報道稱,巴蕾特的故事甚至也說明了誰成為危機後的贏家,像是高盛之流,次貸危機肆虐的時候還抓住了一些機會。

  去年12月在地方法庭上,高盛旗下一家投資子公司對巴蕾特那棟有著四間臥室的房子展開止贖程式。這家公司去年9月向Banco Popular支付7.31億美元,買下了後者總計11億美元的次貸包袱。

  52歲的巴蕾特和很多美國人一樣,小嘗了一把房屋升值的甜頭,但顯然好景不長。而像Banco Popular這類次貸提供商,只要有貸款發起費(origination fee)可賺,他們都非常樂於發放貸款。

  為支付醫療和房屋修繕費用,將房子拿去再抵押套現後,巴蕾特的抵押貸款就變樣了,她房子的價值變得遠低於她背負的債務。她在2004年和現已分居的丈夫用12.5萬美元買下的房子,如今市價只剩10.8萬美元,雖然房子的賬面價值曾短暫地翻了近一倍。

幾乎兩家就有一戶止贖

  巴蕾特的困境不是個案,倒是將她拉入這個窘境的大環境是獨一無二的。光在巴蕾特居住的社區中,幾乎每兩家就有一戶都處於止贖的某個階段。相比佛州其他地區,這個地方還不是最糟糕的。

  當然,聯邦政府推出500億美元的防止止贖計劃,將幫助很多人保住房屋。但對於巴蕾特這樣的房主,這個計劃並不能充分緩解他們的財務困境。意味著很多美國人又只能去租房子了。
美國部分地區有太多的空置房屋,制約建築商開展新的建房項目。當然,這也意味著新增就業機會將減少。

  在止贖危機結束前,很多美國人會理直氣壯地反問:「談甚麼經濟復蘇?」就算止贖危機結束,長期支撐美國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消費者支出要恢復正常,也還要數年時間。
難就難在這個問題沒那麼容易解決。拿著抵押貸款的銀行不能總是被當成惡棍看待,雖然這麼做最方便。

減少月還款額

  今年春季,高盛的按揭貸款服務子公司Litton Loan Servicing向巴蕾特提供了一個「試行修改」方案,將她的按揭月還款額降至1100美元。但巴蕾特拒絕了,因為她付不出Litton要求的4000美元預付款。她要求Litton在免掉預付款的前提下,大幅降低貸款。Litton在6月回信表示正在考慮她的請求。

  因涉及隱私,Litton發言人稱不能對巴蕾特申請的具體細節置評。但她補充表示,「公司將繼續與該客戶協商,找到解決貸款問題的方案。」

一成按揭貸款出問題

  Litton稱去年共調整了4.4萬筆房屋貸款,佔其按揭貸款總數的約10%。自8月初加入聯邦政府的防止止贖計劃後,Litton又另對7000筆貸款提供修改方案。

  不過,從心臟手術中康復,近期重返護士崗位的巴蕾特,並不期望高盛及其子公司會拿出甚麼解決辦法。「我猜想結果就是止贖,」她說。「壓力和不確定性真讓人難受。」

 

點擊查看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