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5日  星期一  農曆  五月廿四
港聞

等待發落 「煲呔」辯論忐忑 14日大轉折 中央「翻案」過三關

[2010-07-05]

■特區政府視「起錨」為政改方案的「身後事」,以顯示政府已經盡力而為,希望減少政改遭否決而承受的責任。資料圖片

當特區政府6月7日向立法會提交「原封不動」的2012政改決議案之前,港府和建制派都已收到消息,指中央高層已決定不接納民主黨提出的「一人兩票」方案。特首曾蔭權亦已「疊埋心水」搞「起錨」行動,港府內部將此視為政改方案的「身後事」,以顯示政府已經盡力而為,希望減少政改遭否決而承受的責任。可是,隨後的14日,卻出現意想不到的發展,再一次說明「政治一日都嫌長」的波譎雲詭。


本報訊


事情的轉折點發生在6月10日至6月14日之間,雖然來自各方的消息皆指中央已就政改「封盤」,但民主黨依然鍥而不捨,不斷「出招」以突破僵局。先是有報道指,普選聯為減少建制派對「一人兩票」方案的抗拒,考慮將原來建議的全數六席區議會功能議席由三百多萬巿民選出,減為新增5席,原有一席則保持區議員互選產生的模式,即所謂「1+5」方案;再有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一再公開表明,願以民主黨9票換取「一人兩票」方案。


唐英年「死馬當活馬醫」


民主黨這兩項新「價錢」,分別引起特區政府和中央的關注,知情人士形容這階段為「發酵期」;但轉捩點則是6月14日唐英年與何俊仁的會晤。當日的會晤除唐何兩人外,在場的還包括特區政府的林瑞麟和譚志源,以及民主黨的張文光。據瞭解,港府高層當日急召何俊仁會晤確認立場,是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姑且一試」心態,完全沒有信心中央會「翻案」。因為在這之前,特區政府曾不下數次游說中央接納「一人兩票」方案,但都無功而還。
因此,當曾蔭權將報告提交上中央後,港府高層只是處於「等待發落」的狀態。甚至在6月17日的「曾余辯論」中,有人建議曾蔭權在辯論中提出民主黨的「一人兩票」方案,作為「出奇制勝」的招式,但最終卻被否決,因為曾蔭權擔心,中央一旦未有消息,他就公開提出有關方案,只會將事情搞砸。因此整個辯論中他都忍口不提,甚至因為未知中央的最終決定而忐忑不安。直至18日中央通知接納方案,整個特區政府高層才沉浸在喜悅之中。
然而,由港府15日提交報告,到18日接到中央通知,這短短3日之間,中央為何會「翻案」呢?外界對此有不同的揣測,有人指是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自拍板;建制派中人多數則認為是煲呔「起錨」失敗,香港政治形勢有惡化跡象,中央為救煲呔而「轉態」;而普選聯中人則認為是中央為逼使民主黨亮出底牌的談判策略。


中央擔心民主黨誠意


知情人士指出,中央在6月初決定不接納「一人兩票」方案,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對民主黨欠缺信心。因為自中央與民主黨展開對話以來,民主黨不斷提高叫價,甚至「搬龍門」,令到中央質疑民主黨達成協議的誠意。中央當時擔心,即使答允採納「一人兩票」方案,民主黨亦會用其他理由否決政改,屆時豈非「賠了夫人又折兵」?
據瞭解,在這個問題上,即使一向力保民主黨誠意的曾蔭權,亦未敢作出百分百保證。當中央在18日通知特區政府接納方案後,曾蔭權就要等民主黨20日召開中委會會議,決定接納方案後,他才在21日公開採納方案。為的就是擔心民主黨未能兌現承諾。因此,當民主黨公開表明願意以立法會9票換取「一人兩票」方案時,已令部分中央官員重新思考這個問題,當特首提交報告後,中央更要正式面對問題,當時中央主要考慮三個因素:第一,方案是否合乎人大決定;第二,實施方案會引起的政治影響;第三,方案在立法會內的接受程度。在三個因素都過關後,才拍板。


其他政治局常委未參與


對於外界指今次是由胡錦濤親自拍板,知情人士則表示,今次決策是一個「自下而上」作出建議的過程,而整個決策在中央層次需要過三個主要關口,包括在中央港澳協調小組中負責把關的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廖暉、國家副主席兼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習近平、以及作最終決策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參與今次決策的還包括中聯辦主任彭清華、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國務委員劉延東及統戰部長杜青林,其中負責對話的中聯辦尤其扮演積極角色。至於外傳中央要開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作決定,知情人士澄清,有關決策文件只需要胡錦濤、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簽署,其他政治局常委並未有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