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8日  星期六  農曆  八月十一

長工去世40年 老僱主代尋親 加作協前主席將赴人頭稅苦主台山故鄉

[2010-09-18]

本報記者


加拿大作家協會前主席、66歲的知名女作家蘇珊‧柯雷(Susan Crean) 將於本月下旬遠赴中國,她這次旅程有著一個重要的使命:前往一位已去世40年的人頭稅苦主位於於廣東台山的故鄉,尋找其家人和宗親,幫助這位在加拿大默默耕耘但卻孤獨一生的老人,達成其生前的最後願望。蘇珊希望得到華裔社區知情人士的幫助,提供有用的線索。

蘇珊出生於一個富裕的愛爾蘭移民家庭,她曾經是加拿大作家協會主席,也是四處遊學的客座講師,出版了小說散文書籍若干,在加拿大文壇享有盛譽。黃宗旺是上世紀通過繳納人頭稅來加拿大謀生的廣東台山人,曾經在蘇珊的家中工作長達37年。


視如家人 不是下人


黃宗旺雖然在蘇珊家當長工,但對她而言,黃宗旺並不是一個「下人」,而是從小陪伴呵護她長大的家人,一個至今她仍懷念的家人,同時也是她筆下加國一段重要歷史的見證人。在蘇珊眼中這個和善、友好、勤勞的老長工,幾十年來從未就加國人頭稅與排華法給他一生所帶來的苦難發過半點牢騷。

在蘇珊零碎的兒時記憶中,黃是個親切的家庭成員,做飯、收拾屋子、給孩子們買聖誕禮物,尤其是擅長給孩子們修理自行車,那時候整條街的孩子都是他的「客戶」。這個和善的台山人能講不錯的英文,身材健碩,經常把蘇珊三姊妹高舉過頭玩耍。他平時沉默寡言,但做事講究規矩,謹守主僕關係。他從來不談論自己的私事,也不在東家煮食中餐。在柯雷家做工的37年間,蘇珊看到他總是單身一人,偶爾聽說他在中國鄉下有家人,但直到黃1970年去世,都不曾看到他展示任何家書和照片。
 
蘇珊依然清楚地記得,黃宗旺曾經對她父親提過他在中國有妻子,而他本人是個孤兒。「他長期一個人生活,雖然在唐人街上有很多熟識的朋友,但我們從沒見過他帶任何朋友回家坐坐。有時候我真希望他能找到個伴侶,不想他孤獨下去。」
 
黃在老東家做工收入不高,在六十年代,包吃包住,他的年薪可能會有1,600元,和百貨公司售貨員差不多。若黃能省吃簡用,一年下來也有可觀的積蓄。蘇珊知道他不是將錢匯給遠在中國的家人,就是消遣在地下賭場上。那時候,一些老華僑愛賭一把確是很平常的事。「他是個非常慷慨的人,我知道他總會匯錢回中國,要親戚們把錢用在孩子的教育上。」蘇珊說。


老人獨居 度過餘生
 

黃宗旺於1965年退休。離開老主人家後,先是搬到同鄉家租住。蘇珊的姊姊珍妮曾去看望他,看到他住在殘舊不堪的老屋,室內蟑螂橫行。珍妮實在不忍,於是就幫他搬到登打士街177號的另一間住滿單身老人的房子,度過了他最後的餘生。

成年的蘇珊只要回到多倫多,都會去黃家中坐坐,也常和他去唐人街上的中餐館吃飯。姐姐珍妮曾多次邀請黃到她家中長住,但每每被黃婉拒。說起老人晚年的凄慘境遇,蘇珊不禁潸然淚下。


垃圾筒撿回殮葬費
 

黃宗旺於1970年病逝時並未留下任何遺囑。在他過世後,醫院找到唯一的連絡電話,是蘇珊姊姊珍妮的。珍妮獲悉消息後,從外地趕回多倫多,柯雷家承擔了他的後事。黃的全部家當,是用橡皮筋繫著的幾百元。那些錢被他藏在護膝的夾層中,在醫院清潔工處理遺體時已經被丟掉了,而珍妮知道黃宗旺藏錢的老習慣,最後從垃圾筒裡把錢找回來的。珍妮知道,這是黃宗旺事先藏好用作葬禮和墓碑的費用。
 
蘇珊目前正著力撰寫一本關於多倫多歷史的文學作品,有很多十九世紀的移民色彩。人頭稅苦主黃宗旺成了她尋根的一個重要人物。她渴望能找到黃的家人,從另一個角度瞭解過去。但到目前為止,她能搜尋到的僅是幾張泛黃的政府文件和一張可能是他家人的舊照片。
 
她甚至曾找到位於唐人街的黃夏公所,但很多年長的黃姓老人也對這位已去世了40年的同族人沒有印象。蘇珊幾次到渥太華聯邦政府的數據庫,尋找黃可能為其家人申請來加的文件、登記的郵寄地址,但也未獲得任何線索。
 
蘇珊在這個月下旬即將踏上中國之旅,目的就是要到訪黃宗旺的鄉下老家,通過他當年給家人匯款的方向,希望能找到他牽腸掛肚的家人和宗親,也從另一個方面來了解故人的過去。她希望若有讀者了解黃宗旺家人的情況,可致電647-271-8533,或電郵screan@sympatico.ca提供線索。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