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農曆  四月廿九

外傭哭訴:僱主刻薄不當我是人

[2011-05-31]

本文關鍵字: 外傭 | 僱主 | 工人維權中心

本報記者


  控訴被無良僱主拖欠35萬元薪酬及遣散費的兩名家務助理,由工人維權中心出面,入稟安省最高法院向兩名僱主追討欠薪。

  來自菲律賓的Vivian為同一個家庭工作了10年,從最初照顧兩名長者,到後來連新生嬰兒也搬到她的睡房。每星期六天工作132小時,每天幾乎24小時服侍三代人;但僱主不僅剋扣她人工,更連最基本的一張床也不提供。她說自己不懂法例,又擔心被解僱,對僱主不斷增加工作量和工作時數一直逆來順受。她說,家傭也是人,也應該有最起碼的人權,但僱主卻未有將她當人看待。

  Vivian指她的的僱主欠她5.5萬元超時補水,及10.4萬元的無理解僱遣散費。不過工人維權中心揭發的另一名家傭情況更惡劣,Lilliane過去兩年由烏干達來到加拿大工作,每個月人工只得100元;在過去的3個月,僱主分文未付。

  Lilliane說,在非洲能夠出國打工是天大喜事。她不清楚本地人工標準,也未想到會在加拿大過著奴隸般的生活。她每日早上八時開始照顧四口之家,直至晚上十一時半。僱主不斷威脅要通知移民部,令她經常擔心會被遞解出境。

  Vivian及Lilliane兩人指出,僱主初時的態度非常親切,令她們漂洋過海隻身在外的人感到像家人一樣;但當博取得信任之後,就不斷增加要求。各項指控均未在法庭上獲得證實。兩人異口同聲說,從她們的親身經歷,外勞不必擔心舉報無良僱主而被遣返,挺身而出才能保障個人的權益。


從未見過如此嚴重個案


  工人維權中心統籌員拉德(Deena Ladd)說,簽證家傭被僱主剋扣人工和沒有加班費時有所聞,但從未遇到像Vivian及Lilliane兩人如此嚴重的情況。由於安省勞工廳對欠薪的追討時限只有半年,最高金額也只得1萬元,因此交由安省高等法院審理。她們在上星期已入稟法庭。

  拉德說,本國多個省份有較完善的法例和主動保護外勞的政策,但外勞人數最多的安省卻最差,對入境的外勞也不聞不問,直接助長「薪酬竊賊」(Wage Theft)的產生。安省應每年抽查10%的外勞,以確保她們獲得基本的保障。

  工人維權中心所做的調查發現,安省有33%的工人被僱主拖欠薪酬,其中77%無法取回血汗錢。她說,追討欠薪的最高金額最少也要提高至2.5萬元,與小額錢債法庭的標準看齊。追塑期延長至3.5年,與移民部受理外勞投訴違規仲介公司一樣。

  她說,工人維權中心自今年1月開始,要求與安省勞工廳長會晤,直到昨日舉行記者會時仍是未有音訊。

  家務助理行動中心的維拉絲高(Pura Velasco)說,加拿大對外籍家傭的需要在過去十年大幅激增,由2000年約7,000簽證,到2009年發出38,000簽證。Vivian遭受剝削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安省肯定有不少外勞保母受僱主欺壓。她說,由於菲律賓以英語為主,加上不少家傭都有修讀醫護或相關課程,因此菲傭在本國愈來愈吃香。目前菲傭佔加國簽證家務助理的96.5%,其中大半在安省工作。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