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6日  星期六  農曆  十一月初二

「近代廣州第一家族」故事將亮相香港許氏文物展呈現家國夢

[2011-11-26]

「是革命,還是反叛?是英雄,還是反骨?」《高風世承.廣州許氏家族》文物展宣傳短片如此陳詞「賣點」。由許氏宗親會和香港大學聯合舉辦的文物展定于2011年11月24日在港大美術博物館開幕,將一個被稱作「近代廣州第一家族」的氏族故事故物呈于公眾面前。剿匪英雄、迫降張保仔的許拜庭,抗英紳士、捐建九龍城寨的許祥光,清官巡撫、愛民如子的許應鑅,慈禧太后寵臣許應騤,起義軍指揮、攻陷南京城的許崇灝,粵軍總司令、蔣介石上司許崇智,鐵血將軍、勇救國父的許濟,鄧小平的親密戰友許卓,教育泰斗、國共重用的許崇清,魯迅愛人許廣平……
這是一個怎樣的家族?會有怎樣的故事、故物、愛恨情仇?
「許家的基因就是熱血的,人正、行直、喜歡『頂牛』。」著名畫家盧延光說罷笑了起來。曾著《廣州第一家族》為許氏立書的盧延光是許崇年的外孫。許崇年是許崇灝、許崇清的胞弟,更耀眼的角色是孫中山北伐大元帥前衛及總司令部中校副官。
從剿匪的許拜庭、抗英的許祥光到馳騁疆場的許崇智、許崇灝、許崇年、許濟、許卓,許氏一門出了眾多血氣方剛的「尚武」之人,頗有北宋楊門眾將之風,「『打仔』多,特別能打。」盧延光說。
廣州許氏家族發跡于清嘉慶年間。在清代,官做得最大的就是許拜庭的孫子許應騤,他在光緒年間位至禮部尚書、閩浙總督。民國初年,許應騤的後人舉家南遷香港。據介紹,這次許氏家族文物展的展品,以許應騤後人所藏為主。
其實,許應騤的尊榮並非尚書、總督幾個頭銜就能描述完的,他所得到的待遇還包括可以「在紫禁城騎馬,並在西苑門內騎馬」,這在封建王朝,可以說是「優寵」之極。
有意思的是,那些從皇宮封贈出來的文物得以保留之今,日本人也有點小功勞。當年,日本人攻占香港後,日酋磯谷廉介在許家門上貼一張「立入嚴禁」的告示。由此,不僅許應騤的後人免遭戰禍之苦,其遺物也得到保護。許應騤的一品朝服現在還由他的後人收藏,而許應騤的曾孫許建勛更是香港著名的文物收藏家。
定于11月24日在香港大學開幕的文物展將一直延續到2012年2月26日,由盧延光的表弟、許崇年的孫子許子皓主力操持,還請來香港歷史博物館前總館長丁新豹加盟。除了在香港的許應騤後人,台灣許崇智的後人等許氏後輩也都一起出錢、出力。
文物展除展出百餘件幸存海外的珍貴文物和文獻,還放置有按比例縮小的廣州許地建築模型。這些都向世人展現出這個「廣州第一家族」二百多年來的家國夢。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