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0日  星期一  農曆  正月初八

保家聲冷血殺死四親人.夫妻兒子一級謀殺罪成

[2012-01-30]

本文關鍵字: 保家聲 | 殺親人 | 一級謀殺

綜合報道


一個來自阿富汗的滿地可家庭中的3名成員,周日被判殺死家中其他4名成員的罪名成立。法官形容,該罪行源自「完全扭曲的榮譽概念」,是「冷血、可恥的謀殺」。

陪審團用了15個小時,判定58歲的沙非(Mohammad Shafia)、他42歲的妻子也耶(Tooba Mohammad Yahya)和他們21歲的兒子哈密(Hamed Shafia),每人的4項一級謀殺罪名成立。

這一駭人聽聞的所謂大規模榮譽謀殺,引起全加拿大人的廣泛關注和驚恐。案件調查人員細查了沙非家庭內部令人不安的運作方式,也沒有放過犯罪現場的任何蛛絲馬跡,最終令受害者沉冤得雪。

法庭證詞稱,沙非的3名女兒,19歲的西納(Zainab)、17歲的莎哈(Sahar)、13歲的姬蒂(Geeti),以及他在一夫多妻婚姻中的平妻、52歲的羅娜(Rona Amir Mohammed),只是想追求自由,卻付出生命代價。

她們的屍體2009年6月30日在京士頓市(Kingston)的運河河底被發現。檢控官聲稱,這宗多重謀殺案是為了挽回家族榮譽而做出,當沙非的女兒開始約會時,所謂家族榮譽就已經喪失,而羅娜則僅僅是被棄如敝履。

由7女5男組成的陪審團認為,沙非、也耶和哈密密謀殺死給他們招惹麻煩的家人,棄屍運河,然後笨拙地上演一出看似意外的事故。法官同意這種觀點,直指籠罩該案的文化陰雲中心。安省高級法院法官馬蘭格(Robert Maranger)說:「很難想像更兇惡、更卑劣、更可恥的罪行。在這些冷血、可恥的謀殺背後的明顯原因是,4名完全無辜的受害者違反了你完全扭曲的榮譽概念……這種概念在任何文明社會都絕對沒有立足之地。」


運河底發現屍體


宣判讀出時,庭審期間唯一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的哈密,雙手托頭弓背靠在犯人席中,他的雙親輕撫他的後背。不一會兒,也耶開始哭泣,但他們3人在聽取判決時仍態度輕蔑。當法官問沙非還有什麼話要說時,他通過翻譯稱:「我們不是犯人,我們不是謀殺者,我們不承認謀殺,這不公平。」

也耶庭審期間曾作證6日,為自己辯護。她周日的語氣也同樣斷定。她通過翻譯說:「法官大人,這不公平。我不是謀殺者,我是名母親,母親!」

哈密則用英語回答:「先生,我沒有在任何地方溺死我的妹妹。」

一級謀殺自動判處終身監禁,25年內不得申請假釋。這一家人自2009年7月22日被捕以來,一直被羈押。

法庭外,檢控官拉會斯(Gerard Laarhuis)表示,此次判決反映了加拿大的價值觀。他稱,陪審團判定,4名堅強、活潑、熱愛自由的女子,被她們自己的家人在最令人不安的情況下謀殺。法庭外的旁觀者對此番言論發出了讚同的呼聲。拉會斯接著說:「此次判決對加拿大價值觀和自由民主社會的核心原則發出非常明確的信息,這種價值觀和原則是所有加拿大人共享的,甚至來加拿大的遊客也享有。」

不過,拉會斯的評論一度被哈迪(Moosa Hadi)所打斷。哈迪是本案中沙非一家支持者的核心人物。他曾給記者和首席調查員發電子郵件,稱對該家庭的指控是罪行,為此他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哈迪對著拉會斯大喊:「這是謊言,絕對的謊言。這是公義的失敗。你可恥,拉會斯先生。」哈迪隨後被警員拉開。


三被告料提上訴


在法庭外聽拉會斯發表評論的許多公眾,從10月20日開始一直旁聽庭審過程,他們高喊壓倒哈迪的聲音,在拉會斯重新開始說話時又歡呼。首席調查人員探長史葛(Chris Scott)也稱讚檢控律師令這4名女子沉冤得雪。他在法庭外說:「我欣賞他們的工作。」

另一方面,沙非的律師肯普(Peter Kemp)在判決後表示,他認為,在陪審團心中,他的當事人在竊聽錄音中說的話可能重過本案的實體證據。沙非在錄音中稱,他死去的女兒是妓女,並稱失去榮譽的生活沒有任何價值。肯普說:「他並非因他所做的事情獲判罪,而是因他所說的話獲判罪。」

哈密的律師卡恩(Patrick McCann)對判決表示失望,但稱他的當事人將上訴。他認為,其他兩人也會上訴。他說,他仍然很難理解檢控方的道理在何處。

檢控方認為,沙非、也耶和哈密溺死4名受害者,將他們的屍體放入車中,然後用家裡的另外一輛車推載有4名受害者的車墮入運河。

與此同時,辯方稱那是意外,他們本外出兜風,當時西納駕車,結果不小心墜入河中,雖然哈密在旁看到,卻沒有報警。

資料來源:加通社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