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農曆  正月初九

清盤案開審 不肖侄曾辱罵伯父 鏞記家變 兄斥弟奪權

[2012-01-31]

    中環「名人飯堂」鏞記酒家的母公司清盤案,三十日在高等法院開審,揭露第二代掌舵人甘健成與二弟甘琨禮兄弟決裂的始末。原本擁母公司三成半股權的甘健成,指二弟得悉他獲母親贈予名下一成股權後,隨即「變臉」並展開他的奪權大計,又委任其子入主董事局,令甘健成在每周管理層例會上被當眾侮辱。


本報記者彭嘉賢香港報道


    長兄甘健成認為二弟已破壞兄弟之間的互信,難再合作,他願意以公司估值十三億作為基礎,將其四成半股權售予二弟,或購入二弟與胞妹擁有的合共五成半股權,法庭亦可頒令公司清盤。若未扣除折讓,甘健成能以大約五億元出售股份,或斥資七億元購入股份。


「破壞互信 難再合作」


    甘健成、甘琨禮及其子甘連宏三十日皆親自到法庭旁聽,雙方分別坐於公眾席兩邊,沒有任何交流,三人稍後均會為案件作供。
    代表甘健成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首先進行開案陳詞,他指被申請清盤的Yung Kee Holdings Limited,雖然是鏞記酒家的控股公司,並非經營酒家的公司,但酒家業務是控股公司的心臟,兩者其實不可分割。
    翟紹唐又引述於○二年出版的書籍《鏞記六十年》,指鏞記是家族生意,創辦人甘穗煇秉承中國人「子承父業」的傳統,將生意逐步交由三名兒子健成、琨禮及琨岐打理,並要求他們由低做起,三兄弟的合作全靠互信。翟表示自從甘穗煇及甘琨岐分別於○四年及○七年去世後,甘健成與琨禮便成為鏞記的話事人,三十年來大家地位相等,平起平坐。


母贈股予兄 弟稱「睇報應」


    但○九年的兩宗事件引發甘氏兄弟鬧不和,首先是○九年四月,二弟的一子一女經營的有機食物公司,被指「公器私用」,佔用鏞記酒家位於柴灣明報工業中心的部分貨倉,而同年五月,母親麥少珍將她名下在控股公司的一成股份,贈予健成,令其股權由三成半增加至四成半。
    二弟得悉送股份一事後,對大哥及母親的態度逆轉,不再稱呼母親為母親,又拒絕見她,並於○九年十月致函母親,斥她「無能力及智慧分辨是非……蠢人只會用耳朵去判斷事物,希望你有咁長命睇到因果報應」。


「我大聲唔代表無禮貌」


    翟紹唐指二弟開始展開其奪權大計,○九年七月委任在酒家毫無經驗的兒子甘連宏加入董事局,甘連宏上任後無故解僱夥計,令員工士氣低落,一○年他又在中一次管理層例會上,大聲及拍枱喝罵伯父,當伯父指斥他時,連宏竟回應「我大聲唔代表我無禮貌」。甘健成認為侄兒要在員工面前展示自然的權威,然後削弱他的威信。
    甘健成又發現,原本由胞妹甘美玲持有的一成控股公司股權,竟落入二弟手中,令二弟擁有五半成半股權,成為大股東,但這次股份轉讓事前未經董事局批准,應為無效。甘健成指二弟自恃為大股東,逐步削弱他的權力,甚至阻止他查數,但甘健成認為自己既然作為董事之一,應該有權繼續管理公司日常運作。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