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農曆  六月初六

學民思潮小軍師 要退一步「修行」 林朗彥:擔心行得太快

[2012-07-24]

學民思潮很紅,因為黃之鋒,一張利嘴嘭嘭嘭如機關槍,反染紅的國民教育急就章。本來他有個「他」並排於鎂光燈下,後來「他」退一步, 站在黃背後, 說要「修行」, 要修的包括畫文宣、看書、「諗橋」,儼如小軍師,擔心「去得太快」,討論太少,軍心不穩。十八歲了,林朗彥看見政治的灰、現實的悲,但仍信天是藍的,紅的國民教育有日會撤回。


本報記者洪藹婷香港報道


黃之鋒在《城市論壇》開槍,激到余綺華老師拍枱前,林朗彥正在台下,拚命舉手搶問問題。黃余爭片段瘋傳,林朗彥忽然在facebook打了一句,「我呢一刻真係情願當時無辭召集人!」問林原因,他輕輕一句「鬧吓佢」,那誰?「阿鋒囉」,兄弟性格如「機關槍」,開會仍然嘭嘭嘭,林擔心「去得太快」,少了討論,有所忽略,例如他人意見。


要「鬧吓」黃之鋒


黃、林二人最初一起搞匯基書院(東九龍)學生會,到一起成立學民思潮,上街反國民教育,同是召集人身分。那是十八歲前的林朗彥,動不動便「示威﹗集會﹗不知道原來遊行集會前要諗好多,做好多事」。大約去年二、三月,學民思潮內曾有一名富家子弟成員常刻意作對,主張與建制派大人物多接觸,理念明顯與其他成員有出入,最終被「踢走」。


部署「兵」吃「將」


林朗彥性格「三思而後行」,他認為於內於外,召集人也不必有三人,反而需要有人花時間看書,思考更多,令運動更順暢,以及多與成員接觸,穩定軍心,故選擇退居幕後。召集人只剩黃和鍾曉晴一男一女,並非兵變,反似安其位、在其職。
兩年來,林一步步部署,思考「兵」如何吃掉「將」,策劃了包圍中聯辦、連日狙擊新任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等,持續每月有新搞作,甚至日日有,他一本正經解釋,「即使社運淡季,也要將理念傳播或將件事說給觀眾聽,等到有一刻爆發,都有個底儲存。」平日閉關在家,他包辦學民思潮所有文宣,畫完便上傳facebook將之四散。
孩子們的熱血與頭腦感動了四千家長也站出來,周日親子上街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繼「誠實豆沙包」、「說謊蛋糕」之後,還有甚麼新橋?林說這些都是「即興」,去一間便利店便完成的簡單事,重要的是未來數日要計劃如何「谷人氣」,如請多些名人、畫多幾幅圖或寫多幾篇文章,事先要諗定事後,「如果無決定作用,咁點?」


盼和「學民」行落去


兩年了,林本月十八號剛十八歲,兩年生日也與學民一起渡過,問他生日願望,他不說撤回國民教育,反而答「希望之後可以和學民一齊行落去」。至於反國民教育,他學懂抱著希望作戰,「現實環境是悲,說得理想些,整個運動算有用,最初都沒想過延遲幾年推行或高中不推行,以前覺得還未夠,再細想,其實在政府手上拿到這個成果,也算是有一定的讓步」。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