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農曆  十月初二

熱愛賽車 偶有「落場」

[2012-11-15]

「與後生一輩的車手很熟,不時也有來往,因為當中有些是我的世侄,他們會經常也會『引』我」。笑言今年剛拿「長者卡」的傅厚澤 ,即使已是六十五歲,但叫人意外地,但對賽車運動仍然樂在其中,直到現在也偶有「落場」參與。他說,雖然隨着年紀漸長,比賽時反應較慢,但科技的進步令賽車性能提高,卻帶給他另一番的賽車體會。


不揸快車沒扣過分


傅厚澤憶述,小時一直對機械感到興趣,因此在中學時代開始學玩小型賽車,二十歲留學美國時正式參與賽車運動。
他笑言:「我視賽車為一種運動,外人可能認為它比較雜門,覺得奇怪,但我就覺得其實頗為安全,在街駕駛時,我不會揸快車,所以車牌沒有被扣過分。」傅厚澤在七、八十年代不時縱橫澳門賽場,最後一次參加是三年前;現在雖然已不會參與正式賽事,但在好奇心驅使下,他說偶然仍會「落場」參與,對手雖然已全是後輩,部分更較自己年輕一半以上,但卻有另一番體會,「駕駛七、八十年代、甚至是九十年代初期的賽車,是十分講求體力,但現在年輕一輩已慣於打機,令賽車的控制與打機十分相似,現在講求的是懂得電腦演繹給你的資料,再去控制賽車,所以自己也要重新『來過』,學習另外一種玩法」。


反應較以往慢


但他認為,玩賽車始終有「極限」,自言現時在體力上雖然沒有問題,但覺得反應已較以往慢。他笑言:「首幾個圈是不能一下子完全達到某個圈速,需要慢慢熱身,可能到了二十個圈時,終於達到想要的圈速,但那時比賽已經完了。」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