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3日  星期三  農曆  正月初四

朝鮮脫韁核試 試問誰能駕馭

[2013-02-13]


朝鮮核試,震動全球。
全球為之震動,並非由於朝鮮這次核試爆炸威力有多大,而在於對全球敲響了核安全警鐘。
朝鮮當局無視國際警告而一意孤行,形同脫韁犟馬,一旦失控,勢必對東亞乃至於全球的核安全造成難以估量的威脅。
朝鮮這次核試,不過輕微顫動地表。朝鮮官方亦證實,這次核試驗使用的是小型化和輕型化的原子彈,據韓國估計其威力相當於六千至七千噸黃色炸藥的爆炸力。但是,從朝鮮三次核試來看,其爆炸力不斷升級,雖然還沒有數據表明已掌握製造微型核彈的複雜技術,已對全球敲響了警鐘:朝鮮一旦將小型核彈彈頭裝在中長程飛彈和轟炸機上,可直接威脅美日韓。
朝鮮的舉動,再次讓朝鮮的形象嚴重受損。朝鮮一再無視信守自己曾經在各種場合下所作出的「無核化承諾」,有可能因此失去所有朋友和改善緊張關係的機遇。
首先,勢必導致美國更強硬的對朝政策,也將使日本醞釀對朝外交破冰的機遇擦肩而過。中國的反應,措辭愈趨嚴厲,從「強烈要求朝方信守無核化承諾」,升高嗓門為「強烈敦促」。但是,中國到底還能否駕馭朝鮮這匹日益桀驁不遜的脫韁犟馬?存在天大的懸念。
中國為了促成朝核六方會談解決半島無核化問題,竭盡全力從中斡旋,即便在朝鮮決定要進行第三次核試驗之後,中國上月底仍然先後三次召見朝鮮駐中國大使和公使,試圖加以阻止。但是,朝鮮一而再、再而三的核試驗,使中國的外交努力一次又一次地化為泡影。不僅如此,朝鮮的這次核試驗,居然在距離中朝邊境一百公里左右的地方進行,使中國處於更為尷尬的處境。
雖然朝鮮採用的是地下核子試驗,從理論上來講,能避免大部分輻射物質泄露到大氣層,但是,難免對地下水、鄰近海域甚至空氣造成污染威脅。比如說,滲透在深層土地的輻射物質,會通過植物根系吸收,擴展到地表植物,從而通過食物鏈,對中國周邊地區造成生態核污染。朝鮮的舉動,無疑是「以鄰為壑」。
朝鮮的自私自利,由來已久。國際外交界有些說法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朝鮮當時的領導人金日成目睹中共在大陸建政,試圖效法中國,用武力統一朝鮮半島。金日成為此不惜遊說中國和當時的蘇聯出兵協助,結果引發東西方一些強國在朝鮮半島開展武力對抗,死傷枕籍,損失浩大,並且形成長達數十年之久的東西方冷戰局面。
戰時,成千上萬中國人獻出性命,將鮮血灑在朝鮮的土地上;戰後,為了化解朝鮮的困局,讓國際社會接納朝鮮,讓朝鮮融入國際社會,中國不遺餘力進行多方斡旋,耗費大量人力和財力。這種「用鮮血凝成」的中朝關係,按道理說應該堅固如鐵。但是,中朝關係卻隨著國際關係局面的變化,出現時冷時熱的變化。
在關係熱絡的時候,中朝兩國領導人攬頭攬頸,民間往來交流也載歌載舞;在關係冷漠的時候,中朝之間連民間往來交流都受到嚴重影響,據傳甚至出現邊境槍擊事件。久而久之,中朝關係若即若離。中朝關係的冷暖,說明國際上並沒有純粹的政治關係,只有國家利益至高無上。
朝鮮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當然也有國家利益,包括擁有和平利用核能和外空的權利。但是,利用核能涉及國際社會的安危,任何一個國家都理應首先尊重國際社會核安全規則,不能任意而為。
朝鮮由於無視國際社會共同利益和聯合國安理會決議限制,一再出爾反爾,被一些國際強國視為「流氓國家」,甚至「邪惡國家」。中國由於與朝鮮有過一段生死與共的戰場友誼,則被國際社會視為最有可能馴服朝鮮的角色。但是,從上世紀中葉以來的朝鮮半島外交博弈來看,朝鮮的核步伐「愈行愈遠」,朝鮮與中國的關係也「愈行愈遠」,中國對於駕馭急於掙脫韁繩的朝鮮,已經日益顯得力不從心。
下一步朝鮮還會有些甚麼招數?值得人們密切關注。國際社會將如何應對?能否設計出更為可行的「半島安全」藍圖?也考驗國際政客的智慧。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