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1日  星期一  農曆  正月三十
即時新聞

當年怕大亞灣近 如今反覺得遠 香港反核力量在消失中

[2013-03-11]


有個故事,值得香港人借鑑。離福島核電廠二十公里處,有個地方叫南相馬市,七萬幾人每日和核電廠和平相處,直至三一一核災爆發,九成居民大逃亡,只剩傷殘鰥寡,傳媒也撤退了,市長在YouTube向全球求救,說被政府「遺棄」,災民如同「等死」,後來那市長積極反核。大亞灣核電廠也離香港二十公里,八十年代落實興建前,五十萬香港人聯署反對,至今經歷切爾諾貝爾、福島之禍,首代反核之士文思慧不解,「當時大家反對是因為近,現在大家反而說離香港遠」。她承認民間早已停止反核,這兩年才重新上路。


採訪、撰文:洪藹婷


說到反核,香港和台灣也始於八十年代。當時文思慧在加拿大讀完科學哲學,八六年回港不久,聽見落實建大亞灣核電廠,先是發起半版報紙聯署,聲音擴散到全民簽名,她就退下,退居地區中心教育工作。後來足足有五十萬人就反核簽名。


34反核團體各行各路  


反核力量由三十四個團體組成。當日,五十萬個簽名,多少是用反共心態落筆,三十四個團體中,有沒有人利用反核作政治本錢,兩種說法她也不想有定論,她在乎的是大家確實曾為反核站出來。
現在?「另外一回事了,根本是停了」,當年那一仗後,三十四個團體有不同走向,大部分轉搞民主運動,亦有人投身環保組織,總之都不是反核。至於她,她承認「懶」,社交圈子也未至於寬到將此議題起死回生。期間前蘇聯發生切爾諾貝爾事件,香港反核力量再度有所行動,至於福島核災這兩年,他們也有發動上街遊行,今年出書《福島誓言:人民說永不重複》、又辦講座等,人手來來去去只十幾二十人,出席人數也不過百人。
三一一後文思慧曾經搞過一次簽名行動,發現年紀大的會簽,年輕的反而說「反嚟做乜」,又或抗拒討論能源問題,據她推斷,是課本的誤導。以香港教科書為例,課本形容核能是「清潔能源」、可「減碳」,而關於減碳議題,全球永遠將煤和核電相提並論,洗掉「核電是危險的」印象。


課本指核電是清潔能源


她說國教的「陰謀」是可見的,但核武發展是國家機密,政府和商家買賣核電,屬「利益共同體」,那「陰謀」是涉及全球的、是看不見的。因此年輕人先要有國際視野和世界觀,才能理解,否則「始終覺得它(大亞灣核電廠)遠,當年反對就是覺得它近,現在大家反而覺得離香港遠。」
反核電幾時才成功?文思慧說人人須對核災難有認識,但最重要是責任感問題,在我們的有生之年,「那東西」在運行,唔可以就說「佢死佢事」。但這責任感要有小小想像力,政府和人民應明白,核電意外關乎生命、文化、土地的問題。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