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農曆  六月三十
首頁 > 國際 >
即時新聞

案件詳情陸續曝光 檢方未確定主從犯 李天一涉「首個施暴」輪姦

[2013-08-06]

李雙江之子李天一等人涉輪姦案的案情大致脈絡已有較清晰的版本。有知情人5日向媒體透露案件更多內情,稱李天一是輪姦案中的第一個施暴者,而檢方提起訴訟時並未確定主犯從犯。

本報訊

這宗發生於今年2月的案件已由北京海澱區檢察院向海澱法院提起公訴。目前海澱區法院正在進行開庭前的準備工作,尚未確定具體開庭日期。而有關案情的討論已在庭外爭執了很長時間。《京華時報》報道,案發當時,正值春節期間,李天一和父母正在外地度假。李天一為了聚會坐飛機先行回京。到北京後,李天一向GLOBAL酒吧的領班張某預訂了包房。


受害女為酒吧駐場


而案發當天除了李天一等5人以外,在GLOBAL酒吧喝酒的還有李天一的河北朋友李某。幾個人進入包房喝了會酒後,讓張某找陪酒小姐。於是張某便叫了兩個女子進屋,其中一名就是受害人楊某。楊某是廣告公司行政秘書,23歲,河北人。她和當時陪酒的另一名女孩與酒吧沒有僱傭關係,只是做兼職駐場,不定期到酒吧來。酒吧不從酒水中給她們提成,也不收她們酒錢,她們賺客人給的小費。
過程中,另一女孩因不願意多喝,和李天一等人吵起來並離開包廂,李天一給了她300元小費。此時楊某仍在包廂中,喝了很多酒。李天一叫來領班張某詢問楊某能否出台。張某看到楊某喝得很醉,於是提議先去吃飯,等楊某清醒些之後由她自己決定是否願意出台。


宵夜期間爆發群毆


約凌晨3時許,一行人開車到世紀金源的金鼎軒,期間又爆發衝突。由於發現鄰座的兩男一女經常看自己,李天一與對方爭吵起來,雙方抄起椅子互毆。過程中楊某因醉酒一直趴在桌上。
離開金鼎軒後,河北的李某取車離開。剩下的人則先開車到了李天一家的地下車庫。李天一及王某、魏某某三人一番商量後,領班張某離開,他們則將剩下的楊某拽上了車。楊某在車上尋找領班張某,得知張某已離開後表示要下車,李天一等人不同意並打了她。
幾人開車尋找酒店,最後到了湖北大廈。魏某某用他人身分證開房間,後用短信告知其他人。李天一等人扶著楊某進入大堂,走進電梯,監控顯示,在電梯中,李天一等人還有毆打動作。
進入房間後,楊某不願脫衣服。李天一等人毆打並強行脫去她的衣服。此後李天一第一個對楊某實施了性侵,隨後是王某。結束後,魏某某和李某某兩人湊了2000元塞進楊某的包中。幾人將楊某帶離後,放在路邊讓其打車離開。
事發後,楊某將此事告知了張某和一名女性同事,當天幾人陪她到醫院查看身體情況和治療。張某給李天一打電話,但李天一表示這是嫖娼並掛斷電話。此後酒吧經理丁某也得知了此事,因顧慮到李天一的家庭背景,幾人原先選擇私了。丁某首先給李雙江的司機打了電話。一天後見沒有回應,丁某等人又給李雙江的手機發短信,內容大約是,你是否是李雙江,你兒子李天一輪姦的事情,你是否願意出面解決,如果不理睬,我們將選擇報警和通知媒體。但李家還是沒有回音。當晚,丁某等人陪同楊某到派出所報案。
就此案中檢方起訴未定主犯從犯的情況,刑訴法專家、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洪道德5日解釋:理論上講,檢察機關起訴可以不定主從,如果不定主從,說明這些人所起的作用都是一樣的,沒有必要區分主從。那麼一般情況下,也可以認為這些人都是主犯。但法院也有可能根據具體的案情進行更改,因為法院審判是不受檢察院指控的約束的。即使檢察院在指控的時候區分了主從,法院也可能在宣判的時候調整,都有可能。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