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  農曆  六月初二
首頁 > 中國 >
即時新聞

生父外遇後 賣掉3歲兒子 被拐22年 找到生母

[2014-06-28]

得知兒子被找到的消息後,26日晚上,秦女士和女兒坐高鐵,在深夜11點到了深圳。深圳CID為他們安排在27日見面。兒子從門外走進來,是女兒先上前抱住了弟弟,而秦女士在一旁已經泣不成聲。

本報訊

秦女士回憶,她的老家在貴州遵義,22年前,當時她和老公生育了三個孩子,大女兒、二兒子和小兒子,小兒子取了小名「三妹」。《南方都市報》報道,後來老公有了外遇,她憤而離家去江蘇打工。在江蘇找到歸宿之後,她向老公提出要帶小兒子走,但是等她從江蘇回到貴州,卻發現兒子不見了。

母舉報 父遭槍斃


「當時我知道是我老公把兒子給賣了,我很氣憤,就向公安舉報了我老公。」秦女士說,事後他的老公和另外一名男子被拘捕判刑,由於當時是嚴打,老公作為主犯,被判了死刑,後來遭到槍斃。其老公陳某芳確實於1992年10月將不滿3歲的兒子拐賣。秦女士至今保留了一張照片,一家五口,夫妻倆站在一起,她微笑著抱著小兒子,二兒子和大女兒站在跟前。不過由於對丈夫賣兒的恨,她把照片上的丈夫塗掉,一家變成了四口,小兒子被拐走,一家僅剩了三口。
小兒子被賣到哪兒去了?秦女士曾經在兒子被拐走的最初兩年,聽到從村裏嫁到普寧的幾個女人說起,兒子是被賣到廣東普寧。她為此兩次前往普甯尋兒。「我到普寧的一個村子裏面,我不知道怎麼找,他們聽不懂我說的話,但是我想兒子聽得出媽媽的聲音,我就在村裏喊他的名字,一邊走一邊喊,怎麼也找不到。」她說。第二次到普寧,她找到了當時介紹老公賣兒的中間人。但是這名中間人告訴她,兒子已經被帶到海南去了。
秦女士說,那一次尋兒,只是聽到了一些消息就出門了,身上根本就沒錢,坐火車回貴州時,在懷化轉車,沒有錢買火車票,還是懷化車站的兩個警察給她買的車票。
兩次尋兒不得對她的打擊很大。秦女士說,當時改嫁到江蘇後,老公身體不好,既要照顧老公,又要照顧兩個孩子,沒有錢也沒有精力再去廣東找兒子。這些年,二兒子的戶口落到江蘇,大女兒也嫁到江蘇,一家三口算是在江蘇團聚。剩下小兒子,她從未忘記過。

不敢再聽兒子唱過的歌


「聽不得《雪山飛狐》的主題歌。」秦女士說,在他的印象中,兒子很聰明,1992年熱播的古裝電視劇《雪山飛狐》,還不到三歲的兒子最喜歡那首主題歌,自己跟著唱就學會了,能一個人唱。自從兒子被拐走後,這首歌她從來不敢聽。
她也仍然記得兒子的生日,在生日這一天,會特別想念這個被拐走的兒子。她記得兒子手臂上的痣,在見到兒子的第一面,她翻騰著兒子的手臂,想看看熟悉的痣,但是最終沒有找到。印象中,兒子很黏她,洗衣服的時候,他會搬一把小板凳坐在旁邊,哪怕坐著打瞌睡,也不願意離開媽媽去床上睡覺。秦女士一邊哭一邊講述這些往事。她說,這些年她很後悔,後悔不應該丟下兒子去江蘇,才讓老公把兒子給賣了。為此,她還在自己的左手臂上刻下了一個悔字。這個字至今可見。這些年她時常跟老家的派出所打聽有沒有一些甚麼消息。大約是三年前,她抽取了血樣,她的DNA資訊被輸入到了公安部打拐DNA資料庫。她跟兒子和女兒說,一定要找到弟弟,不然死都不會瞑目。她一直對找到兒子抱有希望,因為算命先生說過,兒子會找回來。

被拐兒說這些年過得不好


當然最終幫他找回兒子的是科技。隨著公安部打拐DNA資料庫的建立,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被拐賣兒童找到了自己的親人。25歲的普寧男子在深務工。今年4月22日,他向深圳警方報案,懷疑自己小時候被拐賣,警方採集他的血樣,提取DNA資訊,並導入公安部打拐DNA資料庫比對,最終幫他找到了母親。他說這些年過得很不好。養父母打他,捆綁他,把他獨自拋在路口不管他,他感覺自己只是一個外人,初中念完就再也沒有念書。不過,即便如此,他說從來都沒有過要尋親的念頭,因為他聽養父母以及周邊的人說,他是被親生父母賣的,所以他一直也很恨親生父母。
秦女士也說,見面之前,大女兒和小兒子通了電話,當時小兒子就問為甚麼要賣他,不去找他「他心裏面是怨恨我的。」秦女士說。普寧男子只是今年才有了尋親的念頭,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他說得知找到母親後,有些激動,前一天晚上,他睡不著,喝了幾罐啤酒才睡著。對於以後,秦女士說,如果兒子願意跟她去江蘇,她很歡迎,如果他願意在廣東,跟養父母在一起,也會時常來看他。兒子說,母親的條件也並不是很好,他可能還是會待在深圳。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