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日  星期二  農曆  九月廿六

溫市華埠誕生於歧視排擠聲中

[2010-11-02]

本報記者馮瑞熊及崔源明報道

回顧先賢血淚拓荒史 追認早期華裔加人身分
專題導言:華埠125周年重探華人貢獻
    北美第二大的溫哥華華埠,創建逾125年,且與溫市開埠幾同步發展。回顧百年風雲歲月,的確不是風平浪靜。華人參與開拓卑詩更早至150年前,先賢同屬蓽路藍縷的加國開荒牛,可華人身分不僅被刻意忽略,而且遭三級政府歧視、排擠,早年華埠成為受壓迫弱勢社群互相取暖之處。本報在紀念華埠開創125年之際,回顧逾百年走過的風雨路,重新聯結華裔加國人(Chinese Canadian)的文化歷史DNA,冀凝聚族裔共識,為下一百年基業紮根深耕。今天報道溫市華埠開埠歲月,由19世紀五六十年代卑詩淘金熱退潮,大量廣東華工參與興建橫加鐵路,該鐵路加西總站選擇落腳溫市說起。(編者)
百年前溫哥華開埠時,剛加入聯邦不久的卑詩是名副其實「英屬哥倫比亞」,有殖民地身分。19世紀中葉的中國動盪不安,沿海地區的居民,不少都飄洋過海謀生(詳另文)。卑詩繼加州舊金山後發現金礦,跟著更大力發展基建,例如興築鐵道(詳另文),這在1880年代像磁鐵般吸引渴求到北美打工的中國人,湧至維多利亞、溫哥華、二埠(New Westminster,又稱新西敏)及巴克圍等地;後不少華人留下生活,結合新流入華工聚居,慢慢形成華埠雛型。
    加拿大太平洋鐵路(Canadian Pacific Railway,簡稱CPR)1886年把支線總站伸展至溫哥華,使溫市成為新的交通樞紐,滯留此地的失業鐵路華工,以及較早前參與淘金但金脈挖盡後的華人,紛轉化為溫市開拓先鋒,把福溪旁邊160英畝的樹林地開闢為華埠。時維18世紀80年代中葉,亦即第一輛CPR列車1887年遠道自加東駛入加西溫哥華高豪港火車總站年份;此地華人就倚仗火車帶來興旺人氣,在福溪沿岸一帶開洗衣鋪、雜貨批發、銀莊等生意,留下不走,終把北美新華埠建設起來。
橫加火車1887年首次駛進溫市
    現今是高樓林立的溫哥華布拉德灣(Burrard Inlet),是加西最興旺地方之一,但130年前該處幾與世隔絕,由最近的城市二埠前來這裏,如果不是穿過9哩寸步難行的樹林,就要通過30哩的水路,乘船沿菲沙河(Fraser River)繞過格雷岬(Point Grey),才能到達當時市中心布拉德灣岸邊。
    直至1870年代,卑詩省經歷過兩次尋金熱,維多利亞、二埠甚至遠到卑詩內陸的巴克圍(Barkerville)先後成為繁盛城鎮,華人聚居成風。而布拉德灣當時仍停留木材出口中心地位,除有數家大型鋸木廠,人口較集中的地方,只有布拉德灣南岸的固蘭湖鎮(Granville Townsite,今煤氣鎮)和喜士定(Hastings,今新布賴頓公園New Brighton Park),其餘仍是荒地及樹林一片。
    據學者考證,當時已有90個華人散布在布拉德內海一帶生活,從事商業、家僕甚至妓女等工作。1883年,固蘭湖鎮更有由華人開設的華昌洗衣店,該店兼營海產;另外,也有為華裔伐木工人而設的澡堂(Wash House)。
失業華工滯留火車總站
    據卑詩維多利亞大學榮休教授黎全恩表示,1885年以後,橫貫東西岸的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在滿地寶(Port Moody)完工,翌年5月,鐵路由滿地寶伸延到溫哥華固蘭湖鎮旁的水街(Water St.),15,000個遣散的築鐵路華工,滯留溫市火車總站附近討生活,不少華工在喜士定木廠(Hastings Mill)工作,另有華人在福溪旁幾間臨時工棚棲身。當時華人稱近太平洋的溫哥華為「鹹水埠」(Saltwater City),與西邊數十公里外俗稱「淡水埠」的二埠,遙相呼應。而最早開發華埠的維多利亞,則俗稱為「大埠」。
    而從1885年開始,加拿大政府向申請進入加國的中國人徵收具歧視性質的人頭稅50元,而且後來逐步提高費用,到了1905年人頭稅加至每人繳交500元。
    到1886年7月,溫市政府把福溪旁160英畝(約300公頃)森林土地,免地稅10年租予華人,條件是他們要開墾土地。
    1887年,第一班CPR列車開入溫哥華總站,而英文報紙也出現「華埠」(China Town)一詞。當時,華裔人口約佔溫哥華總人口6.1%。CPR鐵路竣工後,不僅華工失業,連帶主流社會有部分白人因經濟不景而把怨氣針對華人,掀起反華情緒,認為華工留下群居將妨礙他們找生活;1887年2月24日,憤怒的白人燒毀華工在溫市豪港(Coal Harbour)與卡羅街(Carrall St.)的工棚,要把華人逐離卑詩省。
    溫市華埠形成初期,華人聚居於卡羅街附近的廣東巷(Canton Alley)及上海巷(Shanghai Alley)地區。現年91歲的退役華裔加拿大陸軍黃炳芳,還依稀記得他在小時候,每次走進廣東巷及上海巷時,總見到裏面密密麻麻都是華人,有些地方甚至見不到天日。他對《星島日報》憶述道,還記得當時華埠賭檔林立,門口都站著守衛,檢查出入的人;另外在奇化街(Keefer St.)則有不少白人及華人妓女流連,令他印象深刻。
開墾福溪旁邊的森林地
    溫市華埠開埠最初數十年間,在本地白人眼中,認為中國人聚居的華埠污煙瘴氣,黃賭毒黑俱有,而華工終日留在家裏抽鴉片,不懂英語的中國人足不出戶,以及常有三教九流人士出入,加上妓寨,有白人覺得這些族裔是「異類」,漸生瞧不起之心。例如當時商家利源號,在溫哥華華埠產製並營銷一種「L.Y. Brand」的鴉片煙牌子,遠銷至北美其他地方。而加國在1908年才全面禁止鴉片煙。
華埠有商家產銷鴉片
    另一方面,19世紀末溫市交通事業發展迅速,也使華埠大受其惠。1891年開通的卑詩市際電車(BC Electric Railway: Interurban Street Car)總站車廠,設在華埠旁邊卡羅街以南,帶旺華埠。1898年,有不少華工聚居的二埠市中心發生沖天大火災,二埠的華埠燒毀。後來二埠市府歧視華人之風愈吹愈烈,不少華人東移,索性遷居溫哥華,令19世紀末溫市華埠人口激增。
    1898年,溫哥華上海巷建成首家有500座位的華人戲院,更促成華埠人氣極旺。到1901年,溫市華埠人口接近3,000人;1904年,在華埠知名商號永生行在上海巷到廣東巷興建中國式庭院街區和商場,華埠規模再擴大。到20世紀初1910年間,華埠人口逾3,500人,令溫市華埠超越維多利亞(通稱域多利)華埠的人口,而成為卑詩省第一大華埠。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