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日  星期二  農曆  正月廿七

「中國茉莉花革命」後續發展評估

[2011-03-01]

作者:鄭海麟

報載日前有網民發動第二波「中國茉莉花革命」,過去的星期日已在北京、上海、天津、南京、成都、廣州、哈爾濱、烏魯木齊等城市集會;當局高度緊張,除以嚴密公安力阻外,並加強網絡監控,在網絡上出現有關「茉莉花」的敏感詞一律刪除,不論境內境外的報刊傳媒,不分左中右,概莫能外。
據悉,這次集會的口號為:「我們要食物、我們要工作、我們要住房、我們要公平、我們要正義、保障私有產權、維護司法獨立、啟動政治改革、結束一黨專政、開放報禁、新聞自由、自由萬歲、民主萬歲」。集會的守則為:「只需走到指定地點,遠遠圍觀、默默跟隨,順勢而為,勇敢地喊出你的口號」、「請參與者守望相助。如發生參與集會人員受到不良對待,以最大容忍處理,旁人請及時支持。集會結束時不留垃圾,以華人的高素質品格,並有條件追求民主自由」。
「茉莉開花」不如「麻將開花」
隨著「茉莉花革命」風波的來臨,神州政治氣氛彷彿又回到1976年「四五」清明前後的緊張情景。無論海內外、民間與政府,都關注這場正在大陸興起的「茉莉花革命」,評估事態後續發展。
然而,筆者認為,源自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對中國肯定會產生影響,但效果不大。原因是中國政府有過去如對付「四五」和「六四」事件的經驗,加上黨政軍齊心,經濟發展也不錯,民眾溫飽問題基本解決,百姓的革命意識相對薄弱,要發動大規模群眾運動暫難成氣候。
以中國過去經驗,革命的興起要具備三大條件:一是政府控制力轉弱;二是社會精英階層積極發起參與;三是無業遊民揭竿而起。就目前中國現實而論,政府控制力為歷史超強,黨政軍已成為既得利益集團;而社會精英階層則絕大部分淪為「房奴」,既無心也無力發起革命。至於無業遊民,由於溫飽問題基本解決,加上經濟猶處上升階段兼異常活躍,加上政府放寬「賭禁」(中國大陸從城市到農村,遍地「麻將台」即變相賭館),「茉莉開花」不如「麻將開花」,因此揭竿而起的現象短期內不可能發生。
不過,這次「中國的茉莉花革命」雖不大可能發展成為大規模群眾運動,但後續發展則極有可能引發網絡革命、媒體革命,亦即三十年前發生在台灣的「開放報禁」。蓋因「物極必反」之故也。在中國,由於「帝王文化」根深蒂固,上至高官巨賈、下至平頭庶民,無不夢想有朝一日稱帝封王,過上奢豪生活;就連三教九流的影視娛樂界,也搞起稱帝封後來了,可見「帝王文化」的確深入民心。有這樣的社會基礎,又怎能怪極權專制的秦皇時代借屍還魂、一返再返呢?看來,要剷除極權專制的社會基礎,必須從剷除帝王文化始;而要剷除帝王文化,又必須從網絡革命、開放報禁始。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