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農曆  六月初十

廣州著力復原遺跡 尊重歷史

[2011-07-10]

 

繼「三二九」黃花崗起義,辛亥革命後孫中山在廣州三次建政,留下諸多革命遺跡。歷經戰亂兵燹和時光磨洗,不少遺跡已經湮沒,更多記憶漸趨淡忘,為數不多的存世遺跡愈來愈顯得彌足珍貴。
毗鄰珠江的孫中山大元帥府已經闢為紀念館,黃花崗烈士陵園亦已變成公園,它們的厚重歷史內涵與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漸相交融;嶺南大學老建築藏身於古樹濃蔭,至今仍為後人解說著歷史的滄桑。
據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館長李穗梅介紹,帥府前身是一九○七年興建的廣東士敏土(Cement)廠辦公樓,當年由澳洲建築師帕內(Arthur Purnell)主持設計,是三層卷拱式西式風格建築與濃厚嶺南風格的完美融合。如今大樓依然完好,但當年連結南北兩座主體大樓的天橋已不復見。
一九一七年和一九二三年,孫中山先後兩次在此分別建立大元帥府和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一九四九年中共接管廣州後,帥府建築先後作為部隊、機關和企業辦公、住宿用房,逾半個世紀湮沒在密集民居群。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帥府舊址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二○一○年年八月,廣州為承辦第十六屆亞運會,大刀闊斧「披荊斬棘」,將跨江橋橫亙帥府門前的引橋移除,改建廣場,拆除周圍危樓,復建高大門樓,修整紀念館,帥府舊址恍如重見天日。
帥府紀念館重新開放後,南樓復原陳列帥府設施,北樓展出「孫中山在廣州三次建立革命政權」的史料,遊客漸多,最多時日客流量達到六千人,遊人隊伍排到江邊。遊客多了,亦喜亦憂,木製樓梯不堪負荷,也擔心文物遭受損壞。李館長透露,在發展規劃中,紀念館西側可能建立新的文物陳列大樓,以緩解客流量壓力。
隨著城市發展,黃花崗烈士陵園已從荒郊變為鬧市一隅。陵園被設為學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逢紀念日海峽兩岸祭拜者絡繹不絕,日常則成為市民健身休閒之所。儘管「三二九」烈士名字如今增至八十六人,但七十二烈士墓碑仍在,提法依舊。烈士紀功坊七十二青石,記載著海外華僑的捐建事跡;紀功坊頂端的自由神像數易其貌,最終恢復原貌。部分碑刻上的名字有明顯挖補痕跡,被挖補的名字包括胡漢民、汪兆銘(汪精衛)。先挖後補,折射出當事者對待歷史「先倨後恭」的態度。黃花崗公園新豎立一面長二十三米的浮雕牆毛胚,浮雕藍圖已完成設計,今年八月有望完工,將展出「黃花崗革命歷史」。
「三二九」起義指揮部小東營舊址如今亦設置紀念館,闢設烈士起義浮雕牆,鬧市路旁設有醒目的遊覽指示牌。當局在復原遺跡的同時,也在著手開發利用歷史文化資源。
最初由美國基督教會創辦的嶺南大學,如今成為中山大學的一部分。由海外華僑捐資興建的老建築,大多仍在使用,孫中山曾在嶺南大學三次演講,遺跡仍在。由香港商人姚美良捐資一千萬元人民幣興建的永芳堂,為歷史系提供了堪稱國內一流的教學場所,但與周邊建築群形成強烈反差。前中山大學孫中山研究所所長林家有教授認為,永芳堂破壞了嶺南大學的整體美感。據他透露,孫中山研究所曾倡議復辦嶺南大學,但被教育部否決。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