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  農曆  十二月初三

陳雲和他的香港城邦論

[2011-12-27]

作者:蘇庚哲

香港的陳雲教授是德國哥廷根大學哲學博士,赴德前曾執教於樹仁及珠海書院。返港後擔任過港府政策顧問。我覺得他最重要的著作是近日推出的《香港城邦論》。此書洋洋數十萬言,很值得在這裏扼要介紹。
原生城邦是希臘式孤立城邦,後來出現漢撒同盟這種城邦聯盟,加強締約後成為民族國家,促成聯邦制訂立。香港是東方專制主義沙漠中歐式綠洲,是享有自治權的城邦。這是陳教授對香港城邦的基礎論述。他認為香港唯一出路是以現實政治為依歸,毋須屈從大陸利益,也不必等待中國民主化,港人重認城邦歷史,以自治意識和北京周旋,劃定中港權力疆界,以香港為本位,香港優先,香港第一。
力主香港優先 香港第一
陳教授提出城邦論,客觀形勢是他覺得香港民主黨自政改一役投了共,出賣香港人,中斷香港民主進程。而激進民主派又為了自身未來選票利益,標榜反對族群歧視,無條件支持新移民,忽視了整體香港的福祉。在這種情況下,香港須要走出一條新路。
本來,香港就是國中之「國」,小憲法規定除國防、外交,內部事務由港人自理,高度自治。香港有和大陸不同的政治經濟制度,最明顯的是和大陸之間有海關。香港人要保存自己的優先次序,和大陸保持距離,不要希望大陸民主化。如果大陸快速民主化了,可能比中共更不利於香港。
《香港城邦論》的讀者,不一定知道陳教授居留德國時,是當地中國民主運動組織負責人。他有實幹能力,使當地民運比其他很多海外民運地區幹得更出色。今天,是甚麼原因令陳教授提出完全相反的主張說:「對於香港,民主中國比共產黨專政更危險」?我的看法是,自「六四」迄今的20餘年間,陳教授對中國大陸人有一個從失望到絕望的感知過程。他說:「大陸的問題,並不只是中共領導層病了,而是全民都病了。
大陸人是一群在規則不明的扭曲環境長大的、經歷種種天災人禍的倖存者,每個人心中都有罪疚和怨憤。要成長、要入黨、要謀職做事,都要認識潛規則,鑽研漏洞。那是一個充滿倖存者的罪疚與怨憤的病態社會。他們怨恨自己的命運,但無法改變,卻又責怪別人不施予救助;他們憎恨極權者,卻又暗地感謝極權者令他們有幸成為眾多生存競爭的倖存者」。他又說:「看透了大陸平民的心腸,就會懂得放手,放棄大陸。」此外,他說:「沒有人民的共謀,這種殘暴統治可能持續六十年嗎?」
陳雲所謂放棄大陸,意思是不要希望大陸民主化。因為他認為「中國急速建立民主政府,以那群對香港充滿憤恨和索償心理的大陸人,是會蹂躪和虐殺香港的。」 因此,他提出「香港人要趁早完成一國兩制的自治建設,也要中共接納香港的城邦身份,在亂世互相保護」。
大家都記得,葉劉淑儀說過:希特勒也是民選上台的。陳雲教授認為急速民主化的中國,可能滑入法西斯軍國主義,由「中共法西斯」變成「中國法西斯」,香港當然危殆。陳教授的香港城邦論,基本上是精神鼓動,要香港和大陸加強阻隔,實際提供的辦法不多。他說有些新移民去到香港,卻支持共產黨極權政府;反對自由民主及不服膺現代價值,同時卻要領取香港福利及佔用公共資源,反過來對付香港人,令香港走向衰亡。所以新移民應該由香港政府甄選才可得到居留權。其他實際辦法,有待他和網上同志繼續努力。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