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  星期二  農曆  正月十六

劉亞洲與趙無眠

[2012-02-07]

作者﹕蘇賡哲

            在北京王府井書店看到《趙無眠辣說歷史》,心中不禁暗叫一聲:「終於來了」。
    長居美國的趙無眠是「正牌異議作家」,異議是他提出過很多逆反主流的歷史和政治見解。其中最重要的著作是美國出版的《百年功罪》。早前,香港有一位資深評論家以他戰時在淪陷區的生活體驗,替汪政權說了些好話,我介紹他讀讀趙無眠這本書,因為書中對漢奸的定義,提出不少嶄新說法,只是有一段時期,此書在坊間似乎絕了跡。
    現在由大陸的出版社請他出來辣說歷史,而且顯然賣點也在他那些逆於主流的見解,應該說是很有商業眼光的製作。
    出版社聰明地請了太子黨權貴、空軍中將劉亞洲寫了篇《歷史有其意外、評說上海之名》作為《趙無眠辣說歷史》的序言,相信是希望起「背書」作用。
    劉亞洲以「好新慕遠」知名,在保守軍人中常有出位之論,有時還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姿態,正好和趙無眠合拍。
    趙無眠認為,二戰時如果日本戰勝了中國,佔領了中國,就會像滿洲人入主中原後,被漢化了,融合為一個中國。日本太早就投降,失去漢化為中華民族成員的機會。劉亞洲在他的序言中說:「我的看法與無眠先生略有差異:明治維新以前的日本如果進入中國,其下場一定是另一個清朝;而明治維新之後的日本如果進入中國,就不一定了。落後文明對先進文明的軍事征服,最後一定會被反征服。先進文明對落後文明的征服,則是永遠的、最後的征服。」
    劉亞洲這話坦直地說,二戰時的日本在明治維新後,已是先進文明,而中國則是落後文明。如果日本戰勝中國,不會被中國同化。這話雖然是歷史假設,必定令民族主義者很感掃興。但如果我們看看日本統治後的台灣,就不能不同意劉亞洲有他的道理。
    在台灣的日本人並沒有被漢化,反而是台灣的中國人日本化了。即使日本在戰敗後撤出台灣,國民政府收回主權後大力清洗,台灣人至今仍有很深的日本化痕跡,老一輩被日本統治過的台灣人,不少依然對日本有所「孺慕」,甚至以「精神上的日本人」自居。
多聽多思考總是好事
    台灣「二二八」事件中,很多和國民政府對抗的台灣人穿起日本服裝、軍裝,唱日本軍歌,在在均顯示劉亞洲有其灼見。如果有人硬要說:台灣人日本化,其實也就是中國化,因為日本文化源自中國。我會說這只是阿Q心態。台灣人對日本殖民者的推許,大多在日本人的現代化教育、治安、水利農務和衛生事務,亦即文明先進的實力。我們可以假設沒有二次大戰,日本今天仍統治著台灣,這些實力只有比當年更先進,台灣人也只有更日本化。
    《趙無眠辣說歷史》大概已是中國目前言論開放度的極限。和趙無眠海外文本比對,它是有所刪節的。例如趙無眠在解釋中國如何慘勝日本時,曾說到山西日本軍只肯向國軍投降,拒絕八路軍要他們投降要求。結果八路軍出動一萬多人,以死亡一千多人代價輸給日軍一個大隊。
    趙說,即使八路軍後來組成的解放軍輕易打敗國軍,但「在日落西山的日軍前也如此不經打」。這段文字在大陸的版本中被刪掉了,畢竟共軍仍須要維持它無敵的神話。
    趙無眠對一些漢奸的評價有他一套獨特說法。例如他指秦檜與金人締結不平等條約,卻為南宋爭取了二十年和平,在秦檜管治下,宋朝迅速修復了戰爭創傷,再現了北宋繁華景象,奠定了150年國運。不同的聲音未必順耳,多聽多思考總是好事。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