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4日  星期二  農曆  正月廿三

漢奸雜談

[2012-02-14]

蘇賡哲

漢奸周佛海說過:「淪陷區的中國人總是希望別人去當漢奸。」他的意思是,在漢奸偽政權管治下的生活,比直接由日本人統治好。但當漢奸要背上惡名,所以最好由別人去當。這使我想起,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時,有人要求我別發表支持他的言論,因為劉曉波主張和平演變,反對暴力革命。司徒華去世後,又有文友把我和華叔捆綁為中共的伯夷叔齊,因為我們都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而他是主張暴力革命的。
當漢奸是賣國;暴力改革命是為了愛國,人們總是希望別人去冒險,自己坐享其成。這些渴望暴力革命的朋友,自己是絕對不去革命的,說穿了只是希望鼓動別人去送死,令自己得到專制政權被推翻時的快感。
國共兩黨相似之處很多
川島芳子原名金璧輝,戰後被國民政府指控為漢奸間諜,判處死刑。不過現在有很多蛛絲馬跡顯示被處決的是頂包者,金璧輝隱姓埋名在民間生活了很久。最近有好幾本書提及此事。金璧輝被起訴時,檢控官的陳詞和我們熟悉的法律概念很不一樣。他說:「被告既為前清皇室遺族,自然有恢復愛新覺羅帝國之企圖。被告自幼受日本之侵略教育,實已具備背叛國家之可能性。伊年已三十多歲,遲遲不肯結婚,又與日本皇室有密切關係,由是觀之,已經具備做間諜的完美條件。你不是漢奸間諜,誰是?」三十多歲沒有結婚,居然也是做漢奸間諜的完美條件之一,如此反智的控詞,真奇怪當日法庭上有沒有人笑出聲來。後來中共內鬥自己同志時,遇到對方出身富裕家庭,便指控說何以有福不享,要參加革命吃苦,你不是國民黨派來的特務,誰是?國共兩黨相似的地方很多。
毛澤東時代,陳永貴頭上包一條白毛巾,打扮成農民代表進入政治局,當上國務院副總理。但民間揭發,抗戰時陳永貴當過偽村長和「興亞會」昔陽分會負責人,被當地群眾稱為「陳二鬼子」,即是日本鬼子之下的「次鬼子」。中共是知道這事的,但周恩來說:「要從大局出發,不要擴散,大寨這面紅旗要緊。」這和不會喝酒的毛澤東,
聽到日軍佔領了南京時,興奮得大喝一場一樣,都是實用主義,只看是否有利「吾黨」,沒有甚麼民族大義可言。民族大義只是用來忽悠傻子的。
此所以從前我在報上提到,毛澤東在不同的對日外交場合,多次感謝日軍侵華時,很多傻子交相指斥,說我捏造事實,毛澤東怎會講這種話。幸而隨著資訊開放,相信的人逐漸多了起來。其實中共勾結日寇打擊國民政府以壯大自己,只要讀讀他們出版的潘漢年傳記就明白了。只是今日很多自命的愛國者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潘漢年是誰。
抗戰勝利後,蔣介石轉瞬失去民心。趙無眠認為他對「偽民」的苛政是個重要原因。當時的教育部長朱家驊在上海接見淪陷區學生代表,開口便說:「你們都是偽校學生。蔣主席領導全體軍民浴血奮戰八年,你們卻在偽立學校讀書,即是承認偽政府,如不懲辦是說不過去的。」學生遊行示威,口號是:「人民無偽」、「學生無偽」。
    台灣在日治時期,不少人和日本侵略者合作,當他們的官吏,像辜家一直被譏有漢奸之嫌。香港和英國人合作的華人比較幸運,一直沒「奸嫌」,甚至官做得愈大愈吃香,曾蔭權還一方面當侵略者的爵士一方面當回歸後的特首。和「偽學生」比,真不可同日而語。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