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  農曆  正月三十

談談薄熙來

[2012-02-21]

作者:蘇賡哲

在中共一眾太子黨中,薄熙來之幸是老父薄一波能享高壽,比其他元老有更多「餘熱」撐住這個出位的兒子。然而薄熙來雖才幹超眾,很多時候更令人有心狠手辣之感,仕途卻只能算平平而已。十七大進不了常委而「屈居」重慶,年過六十的他不免有暮色四合、時日無多之感。於是「唱紅打黑」,風口浪尖不在乎,卒之2010年美國《時代》雜誌選了他為當年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由美帝國主義權威刊物替他「灌頂加持」,戴上一個詭異的光環。
薄熙來的「失意」,我看是因為他的性格,以及表達野心的從政方式不合中共之時宜。一個封閉形專制權力結構,只容許開國「太袓」毛澤東可以放開手腳,隨意揮灑。「太祖」以下,要在叢林群獸中從自保而至脫穎而出,必定是低調內斂、示人以忠貞而平庸之輩。有時即使深明此理如林彪,仍因不是血親「皇儲」而不得不「被叛逃」。周恩來內斂工夫無人能及,在林彪「被叛逃」後失聲痛哭,就因為他知道自己從「老三」進而為必除的「老二」。
中共高層,能夠稍微「脫略形跡」的是陳毅和江澤民。這兩人說得好聽是有舊文人習氣,他們的高調和薄熙來不一樣。他們出位的只是某些個人小動作,目的在一時的矚目,和薄熙來具備政治野心的出位是兩回事。
毛澤東曾批評鄧小平,說他「人長得矮,開會時總是縮在角落不出聲,令人以為他沒到。」其實這才是權力體系中的強者。胡錦濤、習近平都可以說是老鄧「陰鷲性掠權術」的傳人。而薄熙來不鬧出王立軍案才是奇事。
聽到唱鄧麗君 才轉而眉開眼笑
「打黑」沒甚麼稀奇,全中國任何行政首長都說他在打黑,雖然整體來說是愈打愈黑。「唱紅」則絕對是薄熙來特色。
1980年代,中共華東出版局邀請我和香港一批圖書行同業去蘇浙兩省旅遊,招待宴會上有香港同業唱歌的項目。有些同業媚共成性,大唱紅歌,聽得在場共幹愁眉苦臉,因為這些紅歌是共幹文革落馬受苦時日日必聽的「魔咒」,只有聽到某些香港同業唱鄧麗君,共幹才轉而眉開眼笑。
紅歌對於經歷過文革之苦的薄熙來,應該也有同樣「愁苦效應」,他之所以大力提倡,背後政治目的自然是「紅色江山應由紅色傳人坐朝」之意。至於某些評論人說的,旨在呼喚毛澤東時代的「清廉」,未免是一種牽強甚至別有用心的附會。
 薄熙來有「左膀」黃奇帆和「右膀」王立軍。重慶市長黃奇帆和薄熙來的「薄王配」被稱為黃金組合。他被問及和薄搭檔的感覺時答以「如魚得水」,王立軍也有類似表示。但現在王立軍狼狽跑入美國總領事館一夜以求生,備見中共官場的陰暗與險惡。
王立軍的輝煌往績令人目眩。他曾是「全國優秀派出所所長」、號稱鐵嶺市「鎮市之寶」、警界「一級英模」、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得主、「重慶市人民衛士」。其實,王立軍以前在遼寧,已發生過幾百份羅列他不法罪狀63條的黑材料,寄到中央以及遼寧人大、紀委、公檢法機關,還有人領著苦主去全國人大、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哭訴家屬被王立軍打死的罪行。鬧了一個多月,結論是黨政機關官員及司法人員二十多人聯手設計陷害王立軍。
我們對王立軍是否真正清白不妨存疑,這事只能說明中共官場的險惡。現在他和薄熙來勢成水火,以他的地位和能量,必定能給薄極重打擊。有傳言說是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如何惡鬥的結果,我的看法是外界現在只看到王立軍這塊冰山一角,急於以猜想代替冷靜觀察是沒有必要的。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