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7日  星期二  農曆  五月廿九

和平演變與歷史循環

[2012-07-17]

作者:蘇賡哲

以前我在一份以反壓迫反專制自命的刊物寫稿,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時,刊物編輯估量我可能有話說,就不失先機地來電話,希望我別發表支持劉曉波的文字,原因之一是刊物方面不贊成和平演變。
有一次,香港一位擅長借古諷今的作家,在專欄中說我與司徒華先生是不吃周粟的伯夷叔齊,冷嘲熱諷了一番,筆鋒所指,是我們主張和平演變。(其實我對任何方式結束專制統治並無成見。)
中國的歷史總是有令人遺憾的循環。這說明人們不能汲取先輩教訓,走過的彎路還是要再走一次。
國民黨政權在北伐後實施訓政,一切權力盡歸於教訓人民的國民黨。自由思想的胡適奮起抨擊當局踐踏人權現象:任何人只要被國民黨標籤為反革命、反動分子、土豪劣紳、就等於失去人身自由,財產得不到保障,甚至性命安全受威脅。任何報刊只要被指為反動刊物,出版就可能受禁制。胡適要求當局制定憲法,希望以法律制約政府權力。
他寫了《人權與約法》,響應他的有羅隆基和梁實秋。他們寫了不少文章,提出保障人權的要求。羅隆基指出,當時的政局就是「武人政治」和「分贓政治」,這兩種政治必定欠缺公義和穩定。他主張實行專家政治。他曾在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對文官制度有深入研究,所提的專家政治主張掌權者必須通過選舉和考試制度。
胡適和他的伙伴沒有提出從根本上推翻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他們只是希望結束蔑視人權的訓政專制,要求民主法治。用今天的眼光來看,就是想和平演變國民黨政權。所謂制憲,是制中華民國之憲。劉曉波他們簽署《零八憲章》,目的也在於要中共實施國際人權公約,包括《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他們既然存在用法治制約中共,即是沒有從根本上推翻中共的想法,更不是要用暴力推翻中共政權。
這和胡適他們的先一代和平演變,理念和手段並無分別。
同樣是腹背受敵
不過,昔日的國民黨政權和今日的中共政權都反對和平演變。劉曉波迄今尚在牢中,其他《零八憲章》簽署人紛紛受迫害。國民黨政權對胡適他們同樣不客氣。他們的罪名是「侮辱本黨總理、詆毀本黨主義、背叛國民政府、陰謀煽惑民眾」,黨部組織人馬撰寫反駁文章,並結集出版外,又革除胡適中國公學校長職,查禁查封發表他們言論的《新月》和新月書店。羅隆基且因「言論反動」被國民黨公安局拘留,還曾遭暗殺未遂。
和今天持和平演變立場的人一樣,胡適他們也是腹背受敵。攻擊他們的是國民黨的反對者,主要是中共及其同路人。最具代表性的是瞿秋白和魯迅。瞿和魯主張或支持用暴力革命手段推翻政府,另一方面,羅隆基他們指出,國民黨之以黨治國,是孫中山以俄為師故。孫說過:「俄國完全以黨治國,比英美法之政黨掌權更進步。俄國之能成功,即因其將黨放在國上。」其實這也是今天中共仍推崇孫中山故。
瞿秋白痛罵羅隆基說「共產黨決不以黨治國」,今天當然淪為謊言。
我想,瞿秋白和魯迅反對和平演變,因為他們支持暴力革命,瞿秋白最後還死於國民黨槍下。今天反對和平演變的人,並不從事暴力革命。和平不可以,暴力又不去做,他們想怎辦?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