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農曆  六月初六

香港人不曾反殖

[2012-07-24]

作者:蘇賡哲

我在電台節目中說:我們移民來加拿大,是來尋求異族統治。也就是尋求異族作為我們的統治者。
這話令很多民族主義者覺得很反感,傷害了他們的感情。不錯,加拿大是民主國家,理論上任何族裔都可以通過大選,成為加國統治者,華人也不例外,但理論顯然不等於現實,至少不等於可預見的現實。
一位香港作家坦白說過:他在香港乘飛機,如果看到機長是個中年白種男士,就覺得比同胞當機師多了點安全感。你可以說他有民族自卑感,但附和他的人不少。
任何族裔移民在加拿大都享有平等的參政權。更傷民族主義者感情的是,曾有個白人統治的地方,擺明沒有民主,白人是長久統治者,而我們仍冒性命危險,擺脫自己的主權祖國政府,去求庇於這些白人統治者,這個地方叫香港。只要讀讀《大逃港》這本中國出版的書,就知道當年中國人尋求香港殖民統治的心情有多熱切,以致鄰近香港的一些村莊,逃港的人比不逃的還多。
中國人逃去香港,尋求殖民統治,無疑有高潮低潮,高潮如1949年改朝換代、大躍進失敗引致的大饑荒時期;低潮則是無時無刻,都有人在設法偷渡。如果不是這樣,司徒華先生生前領導的「黃雀行動」就不可能借用偷渡團伙,救出這麼多中共通緝的要犯。
六七暴動以政府鎮壓告終
因此,我對一些文友常在筆下提及,香港的反殖民運動覺得很不可解。這裏姑且以安徒先生為例,他在《虛擬自由主義的終結》一文中,有幾次寫到香港人的反殖。他說:「香港在六十年代的確發生過戰後最大規模的反殖民政府運動,以六七暴動,政府強力鎮壓告終。可是,青年激進運動卻繼續蔓延至七十年代,由保釣運動、中國周、反貪污,捉葛柏、以至金禧封校事件,一脈相承。」「社會的高速發展,使社會達成了一種共識,可堪讓一代人靜靜埋掉過去反殖民運動的傳統。」
我不在這裏討論香港的「虛擬自由主義」,只是想指出安徒先生所說的「反殖民政府運動」沒有錯,「反殖民運動」錯了。我同意戰後香港有多次反殖民政府運動,但這些運動反的不是殖民這件事。
即使以政治性最濃厚的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來說,左派所提出的口號也只是「港英不低頭,就要走頭」。他們的「最高理想」只不過是殖民地政府「低頭認錯」,如果港英做到這點,就不必走頭,就仍然可以維持殖民統治,所以左派暴動也不是反殖。至於反對天星小輪加價而引發的暴動,更和反殖無關。世界上任何政府都可能因為縱容公共交通系統加價而必須面對暴動危機。戰後殖民主義者如果撤出他們的殖民地,多數就是讓殖民地獨立。
香港人倘若把英國人反掉,卻沒有獨立的可能性,而只能夠讓中共接替英國統治。六七暴動顯示甚至中共也願意讓英國人繼續留在香港,香港人為甚麼要回歸於較為劣質的祖國政府。
為何回歸於較劣質的政府
香港主權易手之前,社運領袖吳仲賢曾說過:「根據香港觀察社的民意調查,百分之九十五市民願意接受維持現狀。」「維持現狀顯然是目前九七討論中聲勢最大的。不獨市民意見如是,商人意見如是,有理由相信英國主觀希望中的最優方案亦屬如是。維持現狀派所主張,便是一九九七年後的香港,英國人的殖民統治繼續下去。」
甚至鄧小平和魯平他們都說:香港絕大多數民眾擁護香港回歸不符合事實。
不要再說香港人怎樣反殖了。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