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農曆  六月廿七

忠字舞和扭秧歌

[2012-08-14]

作者:蘇賡哲

1960年代,素樸猶存的香港社會基層民眾,浮沉在經濟起飛前夕,對中國政治投放的關注並不深切。我對中共的嫌惡,是看到1967年左派暴動期間,土共在街頭跳忠字舞時爆發的。據說跳此舞時,必須「身心充溢著朝聖的莊嚴感」,但我只看到愚昧和獰惡,只有用土製炸彈傷害無辜,謀殺電台評論人的歹徒才喜歡欣賞。
有兩個文化界名人跳的忠字舞令人印象深刻。一個是郭沫若,另一個是王芸生。郭沫若在文化大革命狂潮中,日子過得很不容易。有一次,他奉命去瀋陽傳達毛主席的最新指示。瀋陽人的忠字舞熱情在全國名列前茅,瀋陽火車站甚至有不懂跳忠字舞不准上火車的傳聞。當地革命群眾一有風吹草動就上街排方陣跳忠字舞,隊伍動輒以萬計,邊走邊跳逶迤一二十里。郭沫若是從北京乘飛機抵瀋陽的,一下飛機,就被來迎接的成千上萬革命群眾激動熱烈包圍起來。當然還有蔽天紅旗和震地鑼鼓。
  當時郭老被烈火朝天的氛圍感染,主動提出不上車了,就由他帶頭,在前面邊走邊跳忠字舞,一直跳到會場。其實他完全不知道其間距離極遠,結果苦苦支撐,跳到會場已經口吐白沫,險些昏死。
郭沫若是御用文人,被稱為「四大無恥」之首,不難想像當日在瀋陽醜態畢露、帶領群魔亂舞的可厭場景。王芸生之跳忠字舞,則讓人不得不感嘆中國知識階層竟可以淪落至此。
中共指王芸生對國府小罵大幫忙
香港人都知道,《大公報》是一份「左報」。但在中共建政前,它是一份由知識分子經營的,以風骨獨立、「不黨、不賣、不私、不盲」自我期許的報紙。在上海、天津、重慶、香港都有過分社,香港目前仍出刊。王芸生出身貧寒,沒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卻刻苦自學,當上《大公報》總編輯。他本質是自由主義者,重視思想自由和獨立批判精神,對國共兩黨的陰暗面均力加鞭撻,因此兩邊都不討好,國民黨視他為「親共文人」,中共說他對國民政府是小罵大幫忙。
1949年世變,王芸生很感彷徨。報館中的中共地下黨員李純青和楊剛奉命統戰他,說中共將來會讓《大公報》「照原樣出版,不加干涉」。王芸生受愚,倒向了中共。
後來的情況,大家都不難料到。只是有些研究者不明白,王芸生曾從毛澤東寫的詞斷定毛有帝王意識,但「反右運動」時,《文匯報》的徐鑄成、《光明日報》的儲安平,都跌進右派網羅。毛何以反而獨對王芸生網開一面。
我覺得王芸生說毛澤東有帝王意識,不足以令毛不悅,因為毛就是這樣看待自己的。他甚至說自己比秦始皇更秦始皇。不過,王芸生過得了反右,仍過不了文革,成為專政對象。晚年王芸生為表示忠於毛澤東,曾苦學忠字舞,連居委會家庭婦女跳忠字舞他也要參加。後來是親人勸阻才作罷。
忠字舞之外,我覺得扭秧歌也很噁心。農民生產糧食,貢獻很偉大,但農民的美學境界很難恭維。扭秧歌這種農民舞蹈再賦予政治色彩,難耐程度僅次於忠字舞。
作家朱自清去世前不久,為了趨時,也化了妝,把一張臉塗得紅彤彤,登台和學生一起扭秧歌。醜態和他一向彬彬儒雅的形象差距極大。文化人不一定適宜跳舞,何況文化老人,更何況跳沒有文化的人的舞蹈。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