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農曆  八月初三

投票和配票?

[2012-09-18]

作者:蘇賡哲

香港立法會選舉,我是九龍西區選民,分區直選一票,當然投給黃毓民。數十年理念相同的老朋友,不可能有其他選擇。如果毓民不在這選區,我會投毛孟靜。她反對香港大陸化的論述深得吾心,正是李怡所說的「高舉守護本土旗幟的泛民候選人」。以本土民權運動去抗拒大陸在民生、民主和意識形態各方面的壓力,是香港唯一活路。
至於功能組別的超級區議會席位,我把票投給白韻?。朋友們知道後,無不嘖嘖稱怪。這項選舉並非普選,因為普通人沒有候選權,而且是民主黨背叛選舉承諾,違反《基本法》,和中聯辦私通的產品,理應投白票以示抵制。況且,以前在香港作家協會工作,對白小姐的個性有相當瞭解,她絕對不是我會欣賞的那種女性。但既不願投白票浪費一個表達不滿的機會,又不可能把票投給民建聯及民主黨,白韻?變成唯一的選擇。而且我有個期待,萬一大爆冷門,此女在議會的表現必定極具娛樂性。以前的她,是比我激進得多的民主派;現在的她,是號稱「西環契仔」的謝偉俊密侶,兩人果真會在立法會駁火?
相信她那6萬多支持者中,和我一樣有此好奇心的大有人在。只可惜沒有奇跡出現。
不可能干擾建制派配票
走在旺角街頭,赫然看到有大幅橫額叫選民別把真實的投票結果告訴票站外的調查人員,以此對抗建制派的配票行動。這樣的宣傳橫額只有善良動機,卻完全沒有可操作性,即使依照它的號召,選民對調查人員胡謅一個投票對象,由於各自為政,就不可能干擾建制派的配票。我一直覺得,建制派的配票工作,在投票日之前就已完成。即是親共候選人的基本盤早已成形,到投票日才依據票站的調查,只是做些零散「微調」,作用不大。
民主派很難搞配票。建制派的配票,是基於他們的候選人只有一個統一政綱,那就是「聽阿爺的話,做振英哥的好議員」,把票投給誰都沒分別,因此選民可聽從調度,跟著樁腳指示投票,反正選誰出來都一樣,將來他在議席上說的話和其他建制派完全雷同,都是人肉錄音機而已。反而民主陣營黨派不一樣,他們有各自的不同理念。支持毓民的選民,不可能服從配票安排,將票投給民主黨候選人。反之亦然。支持民主派的選民,有些支持「拉布」,有些反對,他們不可能為了配票而選和自己意願相違悖的人。何況民主派四分五裂,沒有「西環」那個幕後總指揮,要配票只能在自己黨內範圍操作,這就需要紮深根於社區,平日就要源源不絕提供社區服務,才會有樁腳作為代理人去操作配票。
可是像公民黨這個組織,完全沒有這種優勢,以致司馬文要出選功能組別超級區議會議席,都找不到足額區議員支持,他們的候選人,一向只能以道義、理念和形象作號召,沒有地區配票操作人,因而出現浪費大量選票,卻未能讓排第二位候選人當選的遺憾結果。比較有地區能力操作配票的民協,卻因跟著民主黨反五區公投,支持政制方案通過,失去道義感召力,落得分區直選吃白果。
香港民主黨落敗事在必然。很多評論說他們因為反五區公投,私通中聯辦,從而大約失去十萬張選票。我覺得其實不止此數,因這筆賬沒把中聯辦對他們的支持計算進去。我相信在他們私通中聯辦時,由中聯辦配給選票,以補償他們被原本選民唾棄的損失,已經是交換條件之一。因此,今次立法會選舉中他們所失選票,應該是十萬再加上中聯辦配給的票。

更多»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