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5日  星期二  農曆  五月十八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方言與政治壓迫

[2013-06-25]

作者:蘇賡哲

語言和文字是政治鬥爭工具。香港本土派要爭奪華夏文化正統承繼者身分,就猛烈攻擊中共採用的簡體字為殘體字。香港的商店和餐廳,一被發現用殘體字,立遭鋪天蓋地圍攻。中國內地通行的普通話更被視為「蝗蟲語言」,自由行的陸客和香港人發生摩擦時,立即就可以通過語言分清壁壘。倘若發現有人當街便溺,更要尾隨一聽,證明是「強國人」,立即向報館「報料」或上網大罵。
不久前,中共曾在廣州試過點,企圖壓制公共廣播中的粵語空間,但即使是他們直接控制下的地方,也引起群體抗議。倘若要把廣州那一套搬去香港,交由民望徘徊谷底的特區政府執行,後果相信等於是引爆一個特大的炸彈,必定比為廿三條立法招來更強烈反對。
方言是天然的族群標誌
廣東人對粵語的熱愛,在中國不同的方言族群中是非常突出的。我在香港起碼超過一百次,聽到粵人津津樂道說:民國初年的國會要表決採用哪種語言作為國語,粵語只差一票輸給北京話。
還有另一種說法是:民國初年的國會在表決採用哪種語言作為國語時,粵語以三票壓倒次位的北京話,不過孫中山為顧全大局,要團結北方同胞,苦苦勸服廣東同志棄權,讓北京話成為國語。如果此說屬實,今天的國語倒是得位不正,是人情上的僭越了。
不過,經過專家追查,上述兩種說法都只是傳說,並非歷史事實。
我是閩南人,在家鄉生活時,從來未曾聽說閩南話如何「生鬼」、如何「啜核」,一如粵人稱讚他們自己的方言。他們創作出民初國會這個故事,一點也不稀奇。不過,前文化部長王蒙曾說,他去洛陽和陝西,都聽過同樣的故事,只是差一票的自然是洛陽話和陝西話。因此,這故事的發明權誰屬,應由專家們再去研究了。
統治者進行方言壓迫,原因在方言是天然的族群標誌,可以在對中央起離心傾向時,作為族群的凝聚劑。現代史最突出的例子是蔣家父子在台灣的台語壓迫。
壓制方言從來不是好政策
現代我最推崇的兩位政治人物是小布殊和李登輝,原因是他們對解除專制統治的巨大貢獻。台灣藍營把民主化歸功於蔣經國,如果以打壓台語為例來觀察一個人的意識形態,小蔣是比他的父親更加專橫野蠻的。老蔣對壓制台語,還只是紙上談兵,隻眼開隻眼閉,小蔣是劍及履及做到滿分。
兩蔣時代台灣有《兒童生活公約實踐規條》,第一條第一句就是「我要說國語」,逗號之後才是「愛國家」。給人的感覺是如果不說國語,愛國家就免談了。當時中小學校園內說台語的孩子會被罰款、挨打、罰跪、提水桶半跪、罰站、罰跑操場、掛「我要說國語」的狗牌。即使放了學在校園之外,孩子說台語會被同伴密告。台中護士學校規定,家長來宿舍探學生,禁用方言。出生在日治時代,不懂國語的家長看到孩子,只能比手劃腳,不能說話。
1997年綁架藝人白冰冰女兒的連續殺人犯陳進興是窮家子,不習慣說國語,因不經意說台語,每次罰一元,累積到170元,班導師上門追討,陳進興因而被繼父毒打。
日本統治台灣時推行皇民化政策,但台灣人還能說台語。不少赴台日人還努力學習台語,希望與台灣人打成一片。兩蔣壓制台語,造成族群分裂。到黨外運動一起,本土政治人物登台演講,一用台語,立即掌聲與選票俱得。壓制方言,從來不是好政策。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