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  農曆  七月廿一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農村老伯啟示錄

[2013-08-27]

作者:蘇賡哲

不久前,中國東方航空公司一位空姐在航班上,看到乘客中有來自農村,土炕氣味猶存的老伯抱著一袋紅薯乾要去北京探望兒子。空姐發表文章說:老伯伯很拘謹、很緊張坐著,派發飛機餐時,他連連擺手說「不要」。乘務長問他是不是病了,他低聲說要上廁所,只怕在飛機上亂跑,碰壞了東西。乘務員帶他去了廁所,到第二次加水時,發覺他看著別人喝水,在舔嘴,於是給了他一杯熱茶。不料他蹦跳起來,連聲說「不用不用」。乘務員勸他喝,他從懷中掏出一把零錢,要塞給乘務員。
空姐告訴老伯,茶水是免費的,他不相信,說他從市郊走路去機場,一路上進餐廳要水喝,都給人當乞丐趕走。後來知道機上茶水和飯饌免費,他喝了水,不迭稱謝,雖然看來餓了,卻堅不吃飯,直到飛機降落,他才要求給個袋子,要把他那份飛機餐帶去給兒子吃。
機上的一群空姐見這情狀,把沒有分發出去的飛機餐都裝好要送給老伯,但他很驚慌地拒絕了。他說他只要自己那份,不佔別人的便宜。
老伯最後一個下飛機,在機門口,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給送客的乘務員們磕頭,哭著說:「你們真是大好人,我們農村人一天只吃一頓飯,從來沒喝過這麼甜的水,吃過這麼香的飯。今天你們不嫌棄我,對我這麼好,不知道怎樣感謝,希望你們好人有好報。」
也有人懷疑文章是杜撰的
空姐這篇文章迴響不絕。很多人把這位老伯伯拿去和香港人眼中所謂「強國蝗蟲」比較,並列舉了一些到港「自由行」人士不文明作為,指出這位老伯「非常檢點,盡量不妨礙騷擾別人,且無貪念,更沒有在機上隨意大小便,和放任自私、破壞公物的暴發戶不可以相提並論。」也有人懷疑文章是杜撰的、虛構的,不是空姐真正見聞。
不理文章是否杜撰,我相信中國農村是有這種老伯的,因為我小時候在家鄉認識不少這種人。當然,數十年來中國社會變遷極大,這種人應該逐漸稀少了。我的外公就和那老伯很相似,他生活在農村,但不是農夫,而是流動戲班伶人。家境富裕的外婆年輕時迷上舞台上的外公,一鄉一鎮追隨著去捧場,終於招郎入舍,結為恩愛一生的夫妻。
以前的伶人社會地位和現今沒得比。外公在我記憶中一直非常拘謹謙和。後來他年紀大了,不能再演小生,就在台後當樂師,總要自食其力,不因為妻家富裕而生依賴。他來我家,從不走大門,盡量不驚動親家,只坐在廚房小板凳上,和煮著飯的母親聊家常。
有很多可愛可懷念的品性
香港的才子有「小農DNA」之論。小農給人的印象是落後、保守、愚昧、貪婪、自私。但空姐文章中的老伯和我的外公,以至我在農村所見那些老實巴交的小農,卻有很多可愛可懷念的品性。從現代化都市人的角度來說,他們欠缺新穎知識,可以稱為落後,很多觀念十分保守,但不貪婪,不佔別人便宜,守信用,沒有心計,不搞奸詐欺騙,對人相當厚道。
不過,從老伯跪下磕頭這個戲劇性動作來說,顯示出一個大問題:他不知道自己是飛機上乘務員的米飯班主,乘務員對他好是應該的,是在盡他們的職業本份。老伯平日被人欺凌慣了,又沒有米飯班主的認知,就主僕倒錯磕起頭來。今天中國老百姓,就是放大了的老伯,不知道自己是政府官員的米飯班主,反而自居於奴僕地位,隨時準備跪下磕頭。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