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農曆  八月二十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回應錢理群和龍應台

[2013-09-24]

作者:蘇賡哲

有人把一些名人的言論集中為一輯《切中時弊》,可讀性很高,我覺得應該有所回應。
北京大學名教授錢理群說:「我們的大學,包括北京大學,正在培養一大批『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到,善於表演,懂得配合,更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目的。這種人一旦掌握權力,比一般貪官污吏危害更大。我們的教育體制正在培養大批這樣的『有毒的罌粟花』。」
香港本土政治運動講「香港優先」,講「強國人被中共毒害了六十多年,已經比中共更毒」,他們常遭遇到一個質疑:「1980年代,你們為甚麼支持北京民運?那時的強國人和現在不一樣嗎?」
是全民毒土壤的結果
事實是不一樣。錢理群在「六四」前,對北京的大學生是充滿期望的。
他絕對不會指王丹這些學生是「有毒的罌粟花」,而王丹他們也沒有讓他失望。
今日在培養中的毒罌粟花之所以會在將來掌握權力後,比一般貪官污吏危害更大,是因為他們更狡猾更懂得偽裝,而且看來他們必定掌權。中國之難有希望,原因在此。
高等教育從來都是社會的上層建築,是社會金字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可能孤立於社會之外,它的墮落是隨著全社會的向下沉淪而墮落的。大學生成為有毒的罌粟花,是全民毒土壤的結果。
龍應台說:「一個國家元首有四個核心責任:一,不管國家多麼困難,他要有能耐使人民以國家為榮;二,不管在野勢力如何悍,他要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認同感;三,有能耐提出國家長遠願景,人民心甘情願為這個願景共同努力;四,他不必是聖人,但必須有道德高度,小學生還可以以他為人生立志的效法對象。」
龍應台這話,大概是對台灣的掌權者說的吧。她對作帝王師還是會有點興趣的,事實上不少她的「粉絲」都有此願望,希望她對統治者有所建言。
不過我看到她這理論,心底卻有點寒意。馬英九、陳水扁們都沒有能耐盡到她所說的四個核心責任,有一個人則輕易做到了,他的名字大家都知道,他叫毛澤東。
以國家為榮但跟元首無關
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國家「有多麼困難」,困難到餓死數千萬人的地步,但他仍有能耐使人民以國家為榮。台灣沒有餓死人,但不論藍營或綠營執政,都有很多台灣人不以國家為榮。
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基本上沒有在野勢力,但在境外,則大多數國家都是他的反對者、異議者,可以說敵對勢力十分強悍,但毛澤東仍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認同感。不只是認同國家、認同政府,更是認同他個人。
此外,毛澤東有能耐提出國家長遠願景,超英趕美之後,還要把中國建造為共產主義天堂,當年的中國人都心甘情願為這願景共同努力。他在人民心目中,豈止是聖人,簡直就是神人,神人當然不是甚麼道德高度可以衡量的,在他的時代,不是小學生以他為人生立志的效法對象,而是全民以他為導師、為舵手。
這樣說來,毛澤東完全具備龍應台所說的,國家元首的四個核心責任。台灣的領導人豈不是學習毛澤東就可以了?
加拿大這個國家沒有多大困難,在野勢力有但談不上強悍與否,人民自然有凝聚力,人人以國家為榮,但跟元首無關,也談不上對總理哈珀如何認同,哈珀也沒有提出長遠願景,但大家該做甚麼就做甚麼,根本不視這是哈珀的核心責任。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