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農曆  九月十八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林達光與司徒華

[2013-10-22]

作者:蘇賡哲

加拿大人林達光和香港的司徒華的政治心路有很多相同處。在加拿大生長的林達光說:「對於第一代中國移民的痛苦遭遇,我感同身受。加拿大人不瞭解這些華人來自一個歷史悠久而顯赫的國家。他們之所以受歧視,是因為中國被擁有強大軍力的國家掌控、欺凌乃至支離破碎。我當時希望中國有一天強大起來,讓全世界的華人都重獲尊嚴。這種意念是受了我道德嚴謹又愛國的父親的影響,成為我一生的使命。」因為這個意念,他對國民黨在二戰後的腐敗很失望,支持看來能令中國強大的中共。
同樣,司徒華也說:「我生於一個國難當前的時代,自小渴望國家富強,人民毋需再受異族欺凌。」他又表示:「一九四九年,共和國誕生了!當聽到『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一句話,我滿含熱淚,彷彿看見了一條在中華民族面前,充滿陽光的、鋪滿鮮花的康莊大道。」
今天中國相當強大了,沒有外國欺凌,不再支離破碎,然而「站起來了」的只是手中有權、可以把權換利的統治階層。網上調查,超過六成半的人表示「來生不做中國人」,理由是中國人沒有尊嚴,中國人要尋求做人的尊嚴,必須想辦法不做中國人,跑去以前欺凌中國的國家做外國人。
都是魯迅的崇拜者
更可怕的是中國強大的得益者,九成的高官家屬和八成的富豪已經申請移民,或有移民意願,將會放棄強大了的中國。那些留在中國的人,正如希拉莉所說,他們「過去是權力的奴隸,現在演變為金錢的奴隸,這樣的國家如何贏得尊重和信任?」
林達光和司徒華的強大觀是有問題的。他們都是魯迅的崇拜者。但魯迅看重的是中國人的質素,和他們強大觀不一樣。
事實上,在中國飽受外國侵略的時代,很多中國人在外國能受到尊重。晚清拖著髮辮的留美學童,極受美國人尊重和愛護;民初徐志摩在英國,何等逍遙自在,他們沒有因為來自積弱的中國而被歧視。林達光的父親林佐然到加拿大後,從三文魚罐頭廠工人、男僕而至當上聖公會牧師,待遇也不斷得到改善,而他的祖國積弱依然。可見海外華人受不受歧視,決定於華人的質素遠大於祖國強大與否。即使中國強大了,有些富起來了的人出國旅遊,仍然會因為行為不檢,在旅遊點或酒店要「獨享」中文標示警告的待遇。
年輕時的林達光和司徒華也看不到那些欺凌中國的國家的不斷進步,而且這種進步和中國強大與否沒有關係。美國白人不斷改變對黑人的看法,後來甚至選出奧巴馬當總統,這完全不是因為非洲國家強大了所致。
「六四」後同樣譴責過中共
林達光和司徒華對中共的禍國經過瞭解得很透徹,但仍然不改對中共的支持。林達光在中共建政時遠赴中國,1964年才重返加拿大,他目睹歷次政治運動,知道大躍進餓死千萬人,回加拿大後在大學教書,散播中共美好的毒素,他有一位女學生為其所惑,也去中國參加建設,結果經歷了文革浩劫,回加拿大後成為反極權的傳媒勇士。
司徒華沒有親身從香港入內地,他只是勸朋友北上。被他動員北上的朋友如葉容枝、黃國興、麥耀基等都遭受迫害,葉幾乎連屍首也找不到,麥僥倖回港,不再和華叔做朋友。
但林達光和華叔都沒有因此改變對中共的支持,直到八九年「六四」事件發生。他們在「六四」後同樣譴責過中共,分別是華叔領導了香港支聯會,直到五區公投時和港共妥協,林達光則更早就和中共重歸於好。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