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農曆  九月廿二
首頁 > 台灣 >
即時新聞

動物政治學 珍禽異獸送禮學問大

[2013-10-26]

本報訊

從帝王時代把珍禽異獸當成是寵物,以擁有為榮,或做為饋贈的禮物,至今國與國之間將動物當成珍貴的外交禮物,古今中外皆如此。動物園的成立是當地重要的櫥窗,也與當時的政治、經濟情況息息相關。
大熊貓團團、圓圓到台後,就被外界解讀為政治意味濃。《中國時報》報道,在前立委洪文棟的穿梭下,大熊貓到台雛型漸定,台北動物園前園長陳寶忠表示,他前往大陸挑定團團、圓圓到台時,大陸動保協會還以「台灣是自家人」,一年100萬美金的保育捐可免。
然而綠軍執政下,台北動物園向農委會申請,農委會答「你沒有館,我怎麼同意?」,台北動物園反問:「你沒同意,我怎麼蓋館?」就這樣公文來來回回。後來新光集團花了2、3億元新台幣先蓋熊貓館,直到2008年國民黨奪回執政權,熊貓才順利抵台。台灣回贈大陸梅花鹿、長鬃山羊各一對。
日治時期,日方即把丹頂鶴當成珍貴禮物送給圓山動物園;1933年日本裕仁皇太子到台巡查,當年圓山動物園主任藤磯吉帶台灣特產獸、鳥、爬蟲共44種、約400隻赴東京獻給裕仁皇太子。
陳寶忠說,已故孫立人將軍1954年贈送台北動物園公象林旺與馬蘭配對,林旺在二戰時期是國民政府滇緬遠征軍的戰利品,當年還是「拖砲」的戰士。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