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農曆  十月初十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菲律賓和日本的一個比較

[2013-11-12]

作者:蘇賡哲

菲律賓馬尼拉黎剎公園的香港遊客血案發生至今已過了三年,以總統阿基諾三世為首的菲律賓政府,仍不肯向遭難者遺屬及傷者道歉及賠償。阿基諾三世所持理由是,他們不能為別人犯的錯道歉。並且表示如果香港人有不同看法,那是文化上的差別。
香港人當中,除聲稱菲方沒錯的成龍外,沒有人認同這推搪的理由。
菲律賓警方在營救人質中表現無能,是政府行為的失誤,不是「別人的錯誤」。槍手門多薩是因為和菲律賓警方有人事糾紛才挾持人質的,即使退一步來說,菲律賓警方未趕到現場前,香港遊客已遭害,菲律賓政府也應該為他們的公民殺害無辜的外國人而道歉及賠償。何況情況並不如此。
對野蠻行徑深感痛苦
中國在晚清時期,發生過很多平民傷害外國傳教士的教案,雖不是清廷官方所為,政府也要向該國道歉和賠償。在古老封閉的帝國,已經要遵守國際規矩,何況百多年後的今天。
甲午中日戰爭,中國的海軍一敗於大東溝,再敗於威海,傾三十年國家財力營建的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日本陸軍更從朝鮮半島開始,以摧枯拉朽之勢直逼北京。清廷在沒頂之險中,派李鴻章到日本求和。
李鴻章在馬關簽下屈辱的和約,並因此被國人罵為漢奸賣國賊。其實,日本軍隊已佔盡優勢,對中國完全可以予取予攜,中方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在日本要求的,極端苛刻的割地賠款條件前,李鴻章以古稀老臣,只能苦苦哀求日方略減賠款數目,甚至說稍微減低一些,好讓他作為回國的旅費。
即使這樣卑躬屈膝,也遭受伊藤博文峻拒。不過,日本後來開出的條件和開始時比較,是有相當讓步的,因為李鴻章在談判過程中,被日本無業青年小山豐太郎槍擊,傷了左眼下頰骨。
李鴻章雖然沒有性命危險,但日本天皇不曾說這是別人犯的錯,而是立即發布御旨承擔責任,表示中日兵爭尚未結束,兩國委派重臣進行談判,按照萬國通例,日本有責任保護中國使臣不受傷害,方與國家體制相符。現在竟然發生這樣的事,實在下賤已極。他並派御醫為李鴻章療傷,日本皇后也為李親製繃帶。不只皇室反應強烈,一般日本國民也為這種野蠻行徑深感痛苦,公私團體和個人,紛紛絡繹不絕,到李鴻章的行館慰問和致贈禮品,遠地民眾也以電報或書信表示慰問,李鴻章行館前車水馬龍,門限為穿。
感到內疚 有所承擔
日本人常被指斥為不肯認罪的民族,但在槍擊李鴻章案件中,雖然槍手是個平民,卻上自天皇下至一般民眾,都感到內疚,有所承擔。對中國的苛索也讓出一大步。
比較起來,香港和菲律賓的關係,完全不等同於昔年中日關係。香港在僱用菲律賓家傭、在雙方貿易、在旅遊利益上,堪稱都處於優越地位,和甲午中日態勢剛好相反,但菲方自總統以至平民,對香港遊客被殺被傷的反應相當冷淡,沒有類似昔年日本人那種攬上身的承擔感。
更沒有百多年前日本天皇對「萬國通例」的認識,使人懷疑這菲律賓是不是個文明國家。
最近,馬尼拉市議會通過議案,將在市的層面向港方道歉及賠償。但當年日本並不只是由馬關地方官來承擔責任。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