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農曆  十月廿八
首頁 > 娛樂 >
即時新聞

拍戲苦悶 不被人理解 李康生壓抑20年

[2013-11-30]

李康生出道21年終於熬出頭,以《郊遊》勇奪金馬50屆影帝,日前他接受採訪時,一一講出了出道以來的工作、生活以及其他瑣碎的事,使人覺得,他對人生的酸甜苦辣有深刻的理解。

李康生的父親是退伍軍人,1997年在他拍《放浪》、《河流》時過世,他回憶說:「爸爸話很少,沒有支持我也沒有反對我走這條路,我一直以為他沒有看過我演的電影,直到他過世,我在他房間找到他珍藏的《青少年哪吒》錄影帶,那是我拍的第一部片,那時才知道他一直默默關心我。」

20年來受壓抑如舉牌人


《中國時報》記者日前採訪了李康生並於28日做了報道。李康生獲獎後,將拿獎喜悅和母親、哥哥分享,母親和他一樣內向不多話,僅微笑說:「恭喜。」李康生說:「媽媽告訴我,在宣布得獎前,她心臟差點跳出來,我得獎後,她去游泳時朋友都向她恭喜,她很開心。」
李康生在《郊遊》中一場舉廣告牌唱「滿江紅」的戲令觀眾動容,金馬獎評審團主席李安表示是最喜歡的戲,李康生說:「這20年來,我每天都有低潮,在這圈子裏,拍戲苦悶以及不被人理解,就跟舉牌人沒兩樣,都被社會壓抑著。」

喜歡偶像張國榮


他出道拍《青少年哪吒》時,不少影迷說他長得像張國榮,他靦腆笑說:「到現在還是有影迷這樣覺得。」他回憶國中某一年暑假,每天窩在同學家看張國榮演的古裝劇。
李康生談到與偶像張國榮見面一事,表示《青少年哪吒》獲東京影展銅獎,《放浪》入圍柏林影展時,張國榮都是評審,「他曾約我和蔡導(蔡明亮)吃飯,大家太忙沒成,但我很開心有跟他合照。」李康生表示,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台致詞時,原本想對張國榮說:「我幫你拿到這座獎了。」
李康生拿影帝獎時,林青霞在典禮上被拍嘴型似在說「爆冷」,「我倒覺得她用廣東話說『好靚』(好厲害),我們在後台碰面,她很親切跟我聊天,大家不要責怪她。」

多年未紅 過海關受冷遇


李康生演員路一路孤單,還好有導演蔡明亮相挺送暖,他坦言儘管作品在海外獲獎連連,仍有人不知他是誰,「我離開台灣過海關時,海關人員看我的眼神都是那種『這個人好面熟,但又不知道是誰』的感覺,好像把我當通緝犯,要我到旁邊開行李箱,10次到海外有8次碰到這狀況。」

與蔡明亮關係像家人


蔡明亮在威尼斯影展致詞時曾說:「李康生的臉,就是我的電影。」還在李獲影帝時激動親吻他,李在《愛情萬歲》幕後訪談曾表示不太想再演同志,擔心交不到女朋友,他笑說:「跟我交往的女生剛開始也覺得我是同志,但後來都發現我其實很好女色。」
被問目前有女友否?他害羞表示:「秘密。」他說和蔡導關係像家人,「他跟我哥分租房子,我媽煮好飯會叫大家來吃飯。」
李康生22年前被蔡導在西門町的電動遊樂場發掘,他表示如沒遇到蔡導,現應在當記者,「我很喜歡聽人家說他們的故事,記者可以遇到很多人,聽很多故事。」他仍有記者夢,更對記者說:「搞不好我會拜託蔡導寫一個記者的故事讓我演,到時候換我訪問你。」

蔡明亮感歎人情冷暖


蔡明亮拿下本屆金馬導演獎,他表示,得獎感受人情冷暖至深,回顧以前《臉》需要幫忙宣傳,拜託某家電視台卻不給宣傳,「現在得獎完全不一樣。我覺得主流媒體要有社會責任,應該多做功德。」
蔡明亮說,人情冷暖一直都有,但最高興是那些賣菜的,「我出門買菜被一路恭喜」。蔡明亮表示從威尼斯影展回來,感覺觀眾改變了,「以前的觀眾,看到14分鐘的長鏡頭就會離席,我很驚訝現在新的觀眾終於能夠慢慢享受我的電影。」
他日前表示不再拍片,粉絲感到可惜,「不拍真的是我心裏的感覺,最近很渴望沒有創作的生活,我覺得我差不多了,除非有更自由的概念打動我,我才會去做。」他說:「最近有人找我談,但(靈感)都進不來。」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