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  星期二  農曆  十二月廿一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知情權突顯新聞自由

[2014-01-21]

作者:何良懋

我們從事新聞傳播工作,每天念茲在茲、不敢怠惰的決策行為,就是維護受眾的知情權;最足以彰顯知情權的極致方式,就是通過準確而涉及公眾利益的資訊,發揮監察權力中心作用。知情權往往與新聞自由掛鉤,缺乏了新聞自由的地區不叫自由開放社會,因傳媒工作者無法有效實踐新聞自由,則言論自由也淪為鏡花水月,遑論新聞從業員得以捍衛民眾的知情權。
力圖解構箇中微言大義
以法國巴黎為總部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在該會所印行記者指引的《職責宣言》第一條,如此寫道:「不管對自己有何影響,記者必須尊重事實,因公眾對事實擁有知情權。」為甚麼國際記者組織,把知情權列為傳媒人首要任務?理由:新聞自由亟需記者把涉及公眾利益的新聞、資訊以至言論廣布周知,把一切權力都要放在陽光底下運行,更把權力中心置於公眾監督氛圍中,形成制衡局面,使公民社會理性一面上升,防止向下沉淪之勢擴散。
知情權的孿生兄弟是編輯把關權力。傳媒機構採訪甚麼新聞、刊載哪些內容、如何起題以至放在哪些版面,在在體現新聞權力的運用。自由社會的傳媒得到新聞自由護航下,讓民眾擁有多元化的媒體生態,得享較高程度的資訊自由。可在相對封閉而政治力凌駕傳媒力的地方,公眾不僅備受資訊「配給」及預先過濾之苦,甚至變成有權勢者測試未通天消息的「白老鼠」!所以受眾常要在字裏行間作政治解讀,或把不公開的消息與已公布官方新聞作平行對比分析,力圖解構箇中的微言大義。
最近網民一度為中國自行建造第二艘航空母艦的消息而「奔走相告」,但很快這項網友爭睹的消息就被全面屏蔽。
這是缺乏新聞自由的惡果,當局利用吹風方式試探外界反應,是一種「運動傳媒」手段,沒有丁點兒尊重受眾知情權的意識,以致網上網下的小道消息充斥,沙石俱下;當準確新聞長期淪為稀缺商品的時候,沒能體現知情權,則談何驅動有權柄者適時向民眾負責?
堡壘總從內部開始崩潰
我們常說傳媒監督政府,那麼誰來監督傳媒業?答案當然不是倒過來叫政府「管住」傳媒,而係通過專業行會組織(例如新聞業議會)發揮業內自我監管;另一通行方式是訴諸市場力量,自我調節業內規律,以受眾的選擇代替公權力,毋須政府出手:因為政府多傾向於「弱化」大眾傳媒,且愛以收編「噪音」為己任!
一旦傳媒自己變成被報道對象或不得不作出自我報道時候,這家傳媒麻煩大了。如果傳媒機構又壓制報紙上的異議聲明(不一定全面封殺,例如只讓紙媒發布、網上版消音;或者在主報刊出而於地方版面抽掉同一篇稿),難免予人打擊資訊自由,甚至遭抨變相自我審查,這都會破壞自由傳媒市場彰顯全面知情權的專業形象,不利傳媒力量監督有司。如此自我內耗加劇的話,受眾交託的信任很快付諸東流,那或會應驗了一個說法:最堅固的堡壘,總是先從內部開始崩潰。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