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農曆  二月十一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謝雪紅與張七郎

[2014-03-11]

   作者:蘇賡哲

早些時在這裏說過,有位導演邀請我替他寫個關於台灣社會活動家謝雪紅一生的電影劇本。那是因為我看到他的藏書中有一本陳芳明著的《謝雪紅評傳:落土不凋的雨夜花》。這本書寫得不錯,我常向朋友推介,甚至誇張地說:「如果你本來是統派,讀完這書就會變成獨派。如果你是共產主義者,讀完這書就會反共,至少會厭惡政治」。余杰在網上要求介紹關於「二二八事件」的書,我也是介紹此書,不知道他找得到否。導演說,他對謝雪紅極具興趣,想把她的一生搬上銀幕,如果有了劇本,希望請張曼玉主演。
倘能成事,我認為張曼玉柔中有剛,實是不二之選。然而我婉辭說自己從未寫過電影劇本。導演答,那就先寫個文學劇本吧。我有點心動,就看將來的時間。即使成事,這樣的電影也不可能在大陸上映。導演比較樂觀,認為只要台灣賣座就夠了。
數次作妾 戲味盎然
女性做妾侍,總有一些不得不如此的原因。謝雪紅身為叱吒風雲的社會活動家,卻數次作妾。在上世紀30年代台共時期,她和她的男人楊克煌一起被日本殖民者抓去坐牢。楊關了三年出獄,謝雪紅則關了九年。她出獄後,楊克煌一直躲避她,後來避無可避,才坦白告訴謝雪紅,他出獄後生活無著,不得不和一位經濟條件寬裕的女子結了婚。他願意離婚和謝重續前緣。謝雪紅不要他傷害對方,還叫他好好照顧妻子,她寧可當楊的秘密側室。單是這個情節已很有戲味。
上個月尾,是台灣「二二八事件」67周年紀念日。馬英九前往罹難者張七郎的墓前致歉。被國民黨軍隊處決的張七郎後代,向馬英九表示,無法接受官方把事件定調為官逼民反,因為並沒有文獻顯示死難者對抗政府,有關定調是對死難者的屈辱和扭曲,是對家屬的不公。
新聞界報道這事時,沒有解釋清楚張家後人這說法,只是指他們家的遭遇,而不是指整個「二二八事件」的性質。事實上,「二二八」的死難者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官逼民反,起來反抗政府劣政的人,例如謝雪紅他們甚至是武裝對抗。當然,很多反抗者死於國民黨強大得多的武力下。
飽受凌辱後被槍決
張七郎是另一種情況的典型受難人。張是花蓮名醫,對二戰後台灣重歸中國很表興奮和快慰。他在1946年當選縣議員、議長。「二二八事變」的時候,他沒有參加任何活動,只因平日深受民眾愛戴,被高票推選為縣長候選人。
國民黨軍隊展開鎮壓之後,張七郎和他兩個也是醫生的兒子被押走,飽受凌辱後被槍決。
張家四出向當局申冤,得到的答覆是:「張家父子背叛黨國,組織暗殺團,拒捕被擊斃,經前台灣警備總司令部電准備查在案」。當然,民眾都知道這是冤案,馬英九也知道,他已經是第二次去張墓致歉,也不止一次嘆息:「國民黨怎做得出這種事!」
其實,比張七郎更冤的人還多得很,這些冤死的人,大多是當年台灣社會的精英分子,包括議會成員、醫生、教師和其他知識分子。他們不少是三更半夜被押走,就此失蹤,屍骨無覓。馬英九當然知道,國民黨這樣做的企圖是打斷台灣人的主心骨,便於日後統治,和後來鄧小平「殺二十萬人換二十年穩定」的思路沒有分別,只是比鄧小平更陰狠一些。張七郎現在被獨派奉為「護國台灣神」之一。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