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農曆  三月初九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從喪屍論港人 「自主沉淪」

[2014-04-08]

作者:蘇賡哲

身在中國大陸的評論人韓寒總結中共的「成績」:「前幾十年教人兇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我在境外觀察,完全認同他這個結論。這樣一個政權早應下台,可是我不明白,何以1989年以後,香港能夠自主選擇的民眾,卻愈來愈向下沉淪、愈來愈擁戴中共及它控制下的香港特區政府,以至擁戴支持中共、港共的建制派。
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發生,香港雖然全城沸騰,但九七後的選舉,有四成港人在投票時支持港共建制派。最近港島海怡西的區議員補選,更顯示支持建制派選民已超過半數。而事實上自董建華以來,特區政府的施政,堪稱「一蟹不如一蟹」,為甚麼支持它的人日益增加?我想,有些人會要說,這是中共滲透入香港的新移民增多了,另一方面中資背景機構勢力擴張,它們也會強制手下職員的投票意向。但海怡西選區選民大多是中產階級專業精英,這兩個因素應該沒有多大效應。
我曾經用美國荷里活電影中的喪屍來形容中共和港共的擁戴者,並且說:一個人要變喪屍很容易,被咬一口就行了,但是要喪屍再變回人卻極難。數十年來我寫過無數文章、教過書、做過電台節目主持,耗過大量精力,從來不曾成功把一個喪屍變回人,一個也沒有。
喪屍之喻,容或刻薄,但喪屍之成為喪屍,是不得已的,香港人而擁戴中共、港共,卻是自主選擇的。我一位親人說,他擁戴中共的原因,是因為中共貪污,「以前沒路走的困境,現在肯賄賂就走通了」。如此愚昧,其實比喪屍可惡得多。從邏輯上說,萬一將來中共清廉了,他豈不要去做反共志士?
但他還不是最愚昧的人。我記得1950年,有31個愛國愛黨的「革命青年」在海南島被中共處決。其中有21歲的泰國華僑之女韓惠敏,當時懷孕三個月。中共殺她的理由是「她在外國生活得那麼舒服,為甚麼回來跟我們一起過艱苦危險的生活?一定是敵人派來的特務。」她出身泰國一個左傾家庭,回大陸參加革命一年又三個月,帶她回國的人沒有一個肯站出來替她說一句話。
另一同時被殺的青年叫林雲。他的死罪是因為曾經建議「革命隊伍不要說粗口,要學習文化和理論、要搞讀書運動,提高革命隊伍的文化素質」。這被中共領導人視為「看不起革命隊伍,貶低領導的威信,驕傲自大,打擊領導」。本質上其實是知識分子和土匪的衝突。他臨刑前還受過拷打及多種肉體折磨,被綁上刑場時已不似人形。他們被殺後三年,海南島中共領導人馮白駒宣布替他們平反,說是殺錯了。
這31個青年因為這一類荒謬透頂的罪名被殺,死於韓寒所說的「兇殘和鬥爭」,但是他們沒有因此醒悟自己獻身給一個邪惡非常的政黨。
他們在刑場上紛紛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可以說是至死不悔。假使這些人沒有被處死,而只是坐三年牢後,被馮白駒「平反」釋放出來,他們同樣不會從喪屍變回人,而只會在喊一輪「共產黨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然後到處去咬人,使更多人成為喪屍。
人對喪屍的恐懼,使香港12萬人集結起來,在特區政府總部反對國民洗腦教育。當時特區政府迫於群眾和輿論壓力,作出表面上的讓步。
但洗腦令港人喪屍化,是北京交付的任務,現在的國民洗腦教育只是轉入地下,將來在香港要做個正常人,恐會日趨艱難。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