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  農曆  四月十五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芥川龍之介與韓寒

[2014-05-13]

作者:蘇賡哲

中國大陸的青年作家韓寒,幾年前訪問台灣後曾經表示:「我要感謝香港和台灣,他們庇護了中華的文化,把這個民族美好的習性保留了下來,讓很多根子裏的東西免於浩劫。」他又說:「走在台灣的街頭,面對著那些計程車司機、快餐店老板、路人們,我卻一點自豪感都沒有。在華人的世界裏,它也許不是最好的,但的確沒有甚麼比它更好了。」
事實上被韓寒同樣讚美的香港,在人文關懷上,比台灣還是略遜一籌的。香港藝術家林奕華不久前移居台灣,他說:「坐在台灣的快餐店,沒有快餐的感覺,是一種享受。這種感覺在香港是不可能有的。」我完全同意林奕華的說法,然而,香港的快餐店的感覺雖然很「快餐」,但比起大陸的快餐店還是有優勝處,就是它畢竟是安全的。
不過,這種境外反而保留著中華民族美好的習性,中國自身卻失去了本來的優點,是一百年前已經存在的現象。
「是一面破碎的鏡子」
1921年3月,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到中國遊歷了一百天。他自幼熟讀中國書,是個中國迷,然而他為這次遊歷寫的《中國日記》,卻對中國十分失望。中國當代作家程萬軍說:「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日本文人的中國之旅,大都是文化傷心之旅,他們的《中國遊記》是一面破碎的鏡子,中國許多傳統好的東西,在日本繼續發揚著,而在中國,當時已近失傳,或者完全變質。」
也就是說,程萬軍和韓寒說的是同一回事,分別只是程萬軍說:中國傳統的好東西,在日本繼續發揚著,而在中國已近失傳,或者完全變質。韓寒所說的是中國美好的習性,在香港和台灣保留著。我想,如果保留的地方加上一個日本,韓寒是不會反對的。
問題很清楚:日本、台灣和香港之所以能保留中國的美好習性,皆因這三個地方中,一個是中國之外的主權國家、另兩個在百年裏分別是日本和英國的殖民地。其中的香港在1997年主權回歸中國,過去17年來,它所保留的美好習性不斷受中國大陸南下的劣質文化侵蝕,尤其是開放「自由行」之後,大量大陸人去香港展示了他們落後的文明水平,因而衝突不斷,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百無寧日  很難恢復美好習性
何以百年來情況沒有改變?原因在於芥川龍之介去中國訪問時,雖然已是民國初年,但辛亥革命顯然沒有達成它從根本改善國民氣質的目標。芥川龍之介遊湖心亭時,看到一個男人悠悠然向池水撒尿,這個人腦後還拖著一條辮子。外表如舊,隨地撒尿的氣習亦如舊。其後中國從軍閥割據進入十年內戰,更進而八年抗戰,再加上國共四年內戰,堪稱百無寧日。很難恢復中華美好的習性。
1949年中共建立政權後,雖然國家基本統一,又沒有外敵為患,但正如韓寒所說,這個政權「前幾十年教人鬥爭和殘忍;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於是很多人的骨子裏被埋下這些種子」,「我失落在我們的前輩摧毀了文化,也摧毀了那些傳統的美德,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摧毀了信仰與共識,卻沒有建立起一個美麗新世界。」
芥川龍之介看到的中國,相對經濟條件比日本落後;百年後,中國國民質素因為被教以鬥爭和殘忍;貪婪和自私,所以比百年前更沉淪,但有一部分人比百年前富有得多。
政府更加富到漏油,但是韓寒說,這沒有給他自豪感。在很多香港人心目中,一些富起來的中國人在香港沒有公德,隨地便溺,被歧視為「蝗蟲」。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