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  農曆  七月十七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幡然悔悟談羅孚

[2014-08-12]

作者:蘇賡哲

一位老朋友以前是親共僑領,北京「六四」事件後立場轉變,成為民運團體負責人。我對他前一段歷程的評價是「善良,但愚昧」。這是肯定他親共的動機是善良的,以為這是為祖國人民做好事。但他似乎只在意「愚蠢」兩字,對我所給評價的反應不是很滿意。
近日看同是左派陣營中人、後來思想起了變化的香港知名報人羅孚遺著《我重讀香港》,他對自己以前為共產黨服務,覺得十分後悔。他說:「我有時真要為自己當時的愚昧感到吃驚。雖然近在國門,又是做新聞工作的,對國事卻只有皮毛的瞭解,真是以其昏昏,導人昏昏。自己是愚民,執行的是愚民政策。」「偶然想起一些以往的人和事來,就不無引起嘆息。當年曾激烈反對過的一些人和事,現在往往被證明是正確的,而錯誤的只是自己。」
已故老報人羅孚願意這樣公開承認自己以前是「一貫愚昧」,重新看到自己的舊作就要臉紅,罵自己真是荒唐,他的胸襟顯然很是開豁。不過我也瞭解,從人性上說,一個人主動承認自己愚昧是比較容易的,被朋友批評為愚昧則較難接受。
更有趣的是我一位同事,在大陸吃了苦頭,偷渡抵港後常大罵中共的苛政,但碰上別人在罵,他的立場即時轉變,成為中共的辯護人。也就是說,中共只可以由他來罵。這和自己的愚昧只可以由自己來批評,別人不可以置喙,應該說是同一心理緣故所促成。
仍看得出一些殘留的舊思想
一個人為黨國工作了數十年,雖然立場倒轉了,並不等於所有思維都隨之倒轉。讀羅孚的書,仍然看得出一些殘留下來的舊思想。
梁羽生是廣西蒙山人,附近的金田村就是太平天國起事的地方。羅孚認為梁羽生應該為這驚天動地的事件作紀錄。然而梁羽生始終沒有寫關於太平天國的小說。
羅孚說:「後來神州大地上更流傳反太平天國的議論,說太平天國把中國的歷史向後倒推幾個世紀,而不是推歷史向前,這簡直是大逆不道了,這樣的太平天國有甚麼好鼓吹、歌頌的呢,不寫也吧。但這個想法我並沒有和梁羽生討論過,不知道他到底有甚麼看法。」
中共造反的主力是農民
向來,中共鼓吹無產階級革命。但近現代中國產業不發達,主要生產者是農民,中共造反的主力不是無產工人,而是農民,所以推崇和歌頌歷史上的農民起義,也就包括推崇太平天國。此外,毛澤東又推舉太平天國為「向西方尋求真理」的代表,把太平天國之奉上帝教,和孫中山及中共之輸入西方政治理想並列。反對太平天國的議論,代表人物是史學家潘旭瀾,他指出太平天國無非是一種追求威福、子女、玉帛的造反,和歷史上其他農民造反的目的沒有分別,奉行上帝教只是騙人騙自己的幌子而已,他們的領導者打到南京就原形畢露,迅速腐化,高層過起比前代帝王更奢華糜爛的生活。而且殘害人民,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
羅孚覺得,寫歷史小說,必須寫正面英雄的高大形象,太平天國既然被揭發原來如此不堪,就沒有為他們豎碑立傳的必要了。這其實仍然是中共的文藝觀。太平天國的真正面目,比被中共粉飾拉為同道的革命形象更值得書寫。他們和中共以馬列主義作幌子,掌權後就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官員貪污腐化,完全如出一轍。如果梁羽生能寫出借古諷今的太平天國,那是大好事。不過,我猜他不會這樣寫。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