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農曆  闰九廿六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不知羞恥的反戰者

[2014-11-18]

作者:蘇賡哲

越南的一行禪師因腦溢血瀕危引起信眾擔憂,希望他能康復。禪師的作品我多有接觸,覺得對淨化心靈是有積極作用的。令我不能釋然的,是他以前反越戰的思想和言行。
向美國求援是唯一辦法
一行禪師在越戰時,是越南佛教和平代表團主席,公開表達佛教徒對和平的渴望。1966年,他應和平聯誼會的邀請赴美國活動,向美國人民訴說南越下層人民在戰爭中遭受的痛苦及和平的意願,要求美軍退出南越,也不斷游說有能量的美國人如馬丁路德金公開譴責美國出兵。1967年,馬丁路德金提名他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1973年,南越政府取消他的護照,他不能重返祖國,流亡去法國。
戰爭帶給人民痛苦,人民渴望和平,這是「阿媽是女人」的「道理」,問題是越南戰爭並非美軍挑動或發起的,而是北越破壞協定,揮軍南下的吞併戰爭。北越背後有蘇聯和中共的「無私援助」。越戰結束後,越共向中共倒打一耙,因而有中越一戰。中共為了說明越共如何忘恩負義,公開了當年以傾國之力援助越共南下的內幕,包括解放軍喬裝成北越士兵助戰。在這三大軍事強權進迫下,南越政權當然力不能支,向美國求援是唯一應對辦法。
美軍是被動應戰的。可是,十分奇怪的是,一行禪師和幾乎全球反對越戰的人,都只是向美國反戰,要求美國撤兵,沒有人向發起戰爭的共產陣營三國表示反戰。更奇怪的是,即使這些反戰者去到北越,也只是呼籲美國撤兵,而不是在河內要求北越不要南侵。他們反戰成功了,美國政府在巨大的反戰壓力下把軍隊撤出南越,結果當然是南越政府隨即應聲而倒。北越吞併了南越,實施共黨恐怖統治,大量南越人民投奔怒海,九死一生外逃。這時,一行禪師又跑來安慰,接濟這些難民。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些同胞淪為難民,是他努力要求美軍撤走造成的。也就是他不為自己的反戰感到內疚,不知道應該為此感到羞恥。
世情可以如此顛倒黑白
我在加拿大認識一些來自南越的政治難民,無不對一行禪師有咬牙切齒之恨。現在,越共覺得老路走不通了,也要「改革開放」,要向資本主義靠攏了,其實就等於說明他們贏了戰爭,輸了主義。亦即說,如果沒有軍事南侵,應該是南越吞併北越,就像西德吞併東德,才比較符合越南人民的福祉。這又顯示出一行禪師當年的反越戰,完全搞錯了反對方向。
然而,從來沒有一個當年的反戰者出來懺悔,為南越人民遭受共產統治的痛苦承擔責任。更可笑的是,懺悔者是一行禪師在美國游說過的國防部長麥納馬拉,他聲稱美軍打越戰是錯事。世情可以如此顛倒是非黑白,真叫人感慨不已。
其實也不只是越戰如此,韓戰何嘗不然。
當年金日成違反協議,向南韓發動吞併戰爭,美國和加拿大諸邦在聯合國名義下聯合出兵援助南韓,付出重大犧牲才保住三八線以南的南韓。數十年來,南北韓進行的不再是戰爭,而是制度的競賽。南韓在美軍駐紮下取得穩定,資本主義發展出經濟繁榮,民主自由,現在已是亞洲四小龍之首,而且行將更遠拋離其他競爭者。北韓卻仍死抱金家世襲共產專制主義,民生凋蔽,生活困苦壓抑。但是,中共並不認為這種南北韓強大差距是自己也有份造成的,依然誇耀志願軍的豐功偉績,其不知羞恥和一行禪師無別。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