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農曆  十月廿五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後佔領」的分析

[2014-12-16]

作者:蘇賡哲

香港的雨傘佔領行動因警方在金鐘清場而結束。事實上不會有永遠的佔領,堅持了七十多天,已經很不容易。佔領者身心俱疲之外,也因為看不到成功的機會,回家休息,伺機再另找更有效的爭取方式,是合乎情理的決定。佔領行動終結和「六四」不一樣。「六四」之後是徹底的秋後算賬,民運生機被連根拔起,二十多年來沒有死灰復燃。香港佔領運動只是被清場,專上學聯、學民思潮、城邦派、社民連、人民力量、熱血公民等組織和互聯網依然存在,大量參與者也熱情不減,即使有司法上的秋後算賬,也不可能令有生力量銷聲匿跡,而將會是改變鬥爭的方式而已。
這次雨傘運動的抗爭陣營和保守陣營的表現,都在人們意料之外。雨傘運動脫胎於「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一開始就脫了佔中領導人的韁,由學生衝鋒在前,廣大無組織市民自發在後,形成沒有領導指揮、沒有組織權威的佔領行動。大量佔領者在催淚彈、胡椒噴霧、警棍扑頭的惡劣形勢下不稍退卻,寧願被拘捕、被黑警虐待、被告上法庭留下刑事案底而視以為榮;唯一動機是他們認為「生於亂世有一種責任」,責任就是為自己和後代爭取公平公義的政治制度。
在今天極端功利的香港社會出現如此一批人,事前連佔中的領導人也意料不到。他們本來的計劃,只是坐在馬路上任由警察捉走而已。
香港人的現實寫照
另一個意料之外是保守陣營的動員力量也相當龐大。八九民運以來,香港大規模群眾運動,大多是民主陣營發起的。這些運動在進行過程中,曾經多多少少和保守陣營發生過摩擦,但只有這一次圍繞政改而起的衝突,保守陣營發動大型反制行動,包括示威遊行、簽名運動、到佔領區拆路障、罵陣等,出動人數之多前所未見。當然其中相信有不少人是貪圖小利參加的,面對記者採訪時甚至說不出參加的原因。周融等發起的撐警察反佔領簽名,宣稱簽名人數達一百八十萬,其中無疑有相當水份,但以我觀察所見,確實有不少街坊鄰里跑去簽名。
這顯示不少香港人即使不反對民主政制,也不願意為民主政制有任何付出。這也反映在非常明顯的社會撕裂中。我家一位至親是反佔領的,原因是佔領令他搭不到一條小巴線。有人願意為民主政制付出沉重代價,有人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這是香港人的現實寫照,亦預示了未來鬥爭將會十分激烈,因為特區政府已摸清民意,知道站在他們那邊的人為數甚多,沒有必要向抗爭者退讓。
佔領行動結束後,恢復佔領的可能性不高,抗爭者既然實力猶在,就會採取其他抗爭方式。沿街集結人群高呼「鳩嗚」(購物)是其中一種方式,但在警方圍捕下,可能不會持久。
佔領運動冒出不少「明星」
有幾位活躍人士暗示,未來抗爭可能會擺脫非暴力原則,但這有兩大制約:一是武力對比極為懸殊;二是如上所述,有相當民意連交通上的不便都可以是反對抗爭理由,何況暴力?
還是在清場以後,被捕獲釋的紅歌星何韻詩提出組織新世代的政黨參加選舉,是一個可行辦法。有人因為對泛民政黨極端失望而反對,是不曾考慮到新世代政黨已經不是傳統的泛民政黨。
這次佔領運動冒出不少「明星」,他們有了極高知名度,形象正面(我那位搭不到小巴的至親並不認為他們是壞人),而且能言善道,在政壇上打一條出路,開一番新風尚,佔領議席比佔領街道更實際。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