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4日  星期二  農曆  二月初五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九龍城寨、日本與港大

[2015-03-24]

作者:蘇賡哲

年輕時在九龍城居住,對城寨並不陌生,甚至曾坐在「華星公司」的長板上欣賞過脫衣舞。現在甚麼都講本土,這其實是正宗本土、地道至極的色情表演事業。回想起青壯時期的好奇心實在非常美好,只是這種由「白粉道姑」擔綱主演的舞蹈水準太差,既沒有情,也沒有色,看了令人意興索然,足以頓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高層人生境界,也可以說是香港版的《發條橙》,絕對適合作為道德重整會的反面教材。尤其和日本色情產業相比,更是「瞠乎其下」。
不過,日本人比其他國家的遊客對九龍城寨有更大興趣,在城寨仍存在的後期,他們曾派出考察採訪團專程去訪問。其後更且出版了專書,最近我還看到他們的城寨主題電子遊戲。
國家實力未逮 英人不理會
九龍城寨、日本人和香港大學,似乎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三件事,但在中共智囊強世功眼中,三者是有其歷史聯繫的。
大家都知道,清廷1842年割讓香港後,曾再次和英國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英國得到新界租期99年。但規定九龍城寨駐紮的清廷官員不撤走。可是,到了1899年,英國方面以武力驅逐了城寨的中方官員及士兵,並由倫敦樞密院頒布敕令,宣告九龍城寨是英皇陛下殖民地的一部分。翌年,李鴻章去廣州就任兩廣總督途經香港,曾與香港總督交涉九龍城寨主權問題,但國家實力未逮,英國人不予理會。
然而,在清末辛亥革命前後,英方主動放棄了城寨,只是把兩扇大門運去大英博物館收藏。當年,清政權瓦解,中國局勢陷入連年內戰,動盪不已,沒有政治勢力會去關心九龍城寨主權,港英何以反常放棄 ,這是一個很耐人尋味的問題。
強世功的揣測是,在辛亥革命前後這歷史時期,中國廢止科舉之後,日本對中國的現代教育事業大有作為。一方面是吸引大批中國學生去日本留學;另一方面是紛紛進入北京、天津和東北開辦新式學堂。他們知道抓住中國未來教育,就抓住中國未來的精英,也就抓住未來中國的統治權。照後來的歷史發展看,日本在這時期確實培養出很多親日精英,甚至在抗戰時成為漢奸。
英國人覺得不能在這方面落後於日本,不能接受「二十世紀的遠東屬於日本」,急起直追的方法是作為帝國投資,在香港設立一所大學,栽培出接受英國思想文化的「小英國人」。當時的香港總督是盧押,1911年,他在香港大學的奠基禮上說:「歷史會記載說,大英帝國的建立,是基於比領土擴張或國勢增長更高的理想。」這雖然可以說是政治宣傳,但從英國人早已撤走,今日仍有不少香港大學學生戀慕英國政治思想文化,甚至雨傘運動也從中汲取精神養份,這份影響確實超越了英國的領土和國勢。
可以預見的是亂七八糟
然則,這和英國撤出九龍城寨有甚麼關係?強世功認為,創辦港大與日本競爭,與撤出城寨都是盧押總督時期的作為。英國人故意撤出九龍城寨,使城寨的中國人「高度自治」,其結果可以預見的就是亂七八糟,「一切道德信念所鄙視的東西,在這裏都可以合法存在」,「它代表了人類文明最墮落的一面」,而港大及後來的中大,則「代表了人類文明最高貴的一面」。也就是說,城寨是英國人留給中國的鏡子,用來比對高貴和醜陋的分別。
百年的香港滄桑史,證明了這是英國人的神機妙算。我想,即使盧押坦白宣布,這是英國的「陽謀」,歷史仍然會是這樣走過來,九龍城寨仍然會滿足英國人墮落的預期。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