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農曆  三月廿四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魯迅與徐步高

[2015-05-12]

蘇賡哲

最近,香港「魔警」徐步高又成為網絡熱議人物,因而有網民說要找《魔警》這部電影來看。然而電影《魔警》和徐步高是兩回事。和徐步高有關的三宗命案距今只不過15年左右,但很多人對所謂「香港有史以來第一奇案」已經印象模糊,網絡上充滿猜測和各種奇特的陰謀論,其實這系列案件並沒有甚麼神秘性,徐步高所作所為,在當年的司法和執法系統紀錄中,以至新聞工作者的發掘下,已經有了合乎情理的解釋,要掌握真相殊非難事。
涉及「魔警」的三件命案,發生於2001年至2006年期間。概括來說是徐步高殺了警員梁成恩,搶去他的佩槍。同在01年,徐打劫恆生銀行,殺死巴籍護衛 ,搶走近五十萬港元。06年,徐步高精心策劃,在九龍廣東道行人隧道與警員冼家強、曾國恆面對面以一敵二槍戰。冼傷,徐、曾死亡。
照上述過程看,只是普通搶劫奪槍案件,也是徐步高被稱為「魔警」之故。但深入瞭解,卻可以看到另一面的真相。首先,徐步高是街坊鄰里、朋友同袍印象中的好人,是他母親心目中的孝子、女兒記憶中的慈父。
喪禮上仍有百五位弔客
徐步高的妻子在事件發生後有公開信表示:「阿高與我在短短十三年的感情生活裏所共同經歷的種種往事,我確實感到心滿意足、刻骨銘心、無怨無悔。我十分欣賞他自由奔放、熱愛運動、熱心助人、愛護家庭、積極進取、博覽群書、喜歡探索新事物及無拘無束與大自然結合的種種美德,現在只能留在我的腦海裏回憶。若時光倒流十三年,讓我重新選擇配偶的話,我仍然會選擇他。」
更應該注意的是,徐家辦喪事時,因徐步高已被污名化,徐家婉勸親友別出席儀式,以免成為傳媒鏡頭獵物。但還是有一百五十人不理環境惡劣出席了。這使我想起魯迅的名言:「中國一向就少有失敗的英雄,少有韌性的反抗,少有敢單身鏖戰的武人,少有敢撫哭叛徒的弔客。」徐步高是當局的叛徒,但仍有百五位弔客, 他們當然不是去撫哭一個「魔警」。
不殺手無寸鐵的人
然則,徐步高在做一個好兒子、慈父、好丈夫、好人之餘,很可能有凌駕其上的價值觀令他去搶槍,搶銀行。這是他的政治觀:我們知道,每次他去大陸,總要站在邊防軍人面前舉拳高呼「平反「六四」」。
軍人也許以為這是個神經漢,又或者因為年輕,根本不知道「六四」是甚麼,所以都不曾理會他。2004年香港「七一」遊行,徐步高身穿「孝服」,捧著民主的神主牌走在隊列中。更重要的是事發後,警方調查科在東涌警署徐步高的儲物櫃內,發現徐紀錄著他曾經跟蹤多名政治人物,包括劉皇發、黃宜弘、鄔維庸,記載有跟蹤內容,定時觀察,還有陳鑑林、馬力、張學明、陳婉嫻座駕的車牌。又有董建華的居址。在日記中,亦記載共軍駐港部隊槍會山軍營及白加道司令員官邸守軍換班時間。
然而,徐步高並沒有註明他這樣做的動機,也沒有必要註明,因為這是他自己的秘密文件。但聯繫及他的政治態度,他可能要對上述的人不利,這應該不是離譜的推測。如果是,則他要搶槍及子彈作武器,搶錢作高危活動的安家費,就都不難明白。這樣說來,他就是魯迅所說「少有敢單身鏖戰的武人」中的一個。
徐步高不殺手無寸鐵的人,他是警隊的神槍手,隧道中如果在警員背後開槍,應可達到目的,他不願這樣做,所以失敗殞身。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