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農曆  四月廿三
首頁 > 加國 >
即時新聞

民主中國應有疑

[2015-06-09]

蘇賡哲

香港泛民主派「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近來被本土派唾棄,很多民主人士的慣性思維轉不過這個大彎,備嘗困擾外,又深覺憤怒。有的說「本土派要建設民主香港,這和建設民主中國豈有矛盾」;有的說:「反對建設民主中國,不就站到中共那邊去,和專制政權同一個立場了」;也有的說:「中國沒有民主,香港怎會有民主?」
我曾經指出,不少希望中國民主化的人,包括以前的我在內,一想起民主中國,就會把它類同於英、美、加、澳、紐、法國這些民主國家。今日的我認識到,上述民主國家之所以給我們嚮往的形象,不是因為它們的國號,而是因為它們有高質素的國民。
中國呢?中國有同樣的國民嗎?以前我以為有,現在我覺得無。也不只是我覺得,一些大陸的有識之士都有同樣看法,像中國社會科學院前美國研究所所長資中筠教授,就有很經典的論述,她說:「國民黨的時候是官場腐敗,教育、文化、新聞界等沒有全腐敗,所以被推翻了還有救。現在是各行業都腐敗,連小學生都知道要家長向老師送禮以便對自己好一點。他們長大後就不認為這有甚麼不對,不會在乎甚麼公平公義,而是認同腐敗的規則,這就是整個民族從精神上爛掉。」
總以為臭罌會種出香花
英、美、加、澳、紐、法這些民主國家是否整個民族從精神上爛掉?它們的小學生是否要家長向老師送禮?當然不是,中國才是。一個整體從精神上爛掉的民族,有沒有資格建立民主國家?我認為絕對有資格,建立民主國家是天賦人權,任何民族都可以建立民主國家,中國人也不例外,只是一個這樣的民族所建立的民主國家,當然只會是整個從精神上爛掉的民主國家,只會是不在乎公平公義,認同腐敗規則的民主國家,而不會有奇跡。
其實這樣的民主國家世上多的是,奇怪的是香港那些期待中國民主化的人,總忘記臭罌只可能出臭草的道理,總以為臭罌會種出香花。
有人會問,然則,香港有三百萬大陸去的新移民,有三百萬被本土派看不起的「港豬」,香港就可以民主化嗎?首先,民主是人權,香港當然可以民主化。其次,香港如果民主化,就是由大陸作家韓寒欣羨仰慕不已的一批人的民主化。韓寒說他感謝香港和台灣,「他們把這個民族美好的習性留了下來,讓很多根子裏的東西免於浩劫」,「我們所失去的,他們都留下了,我們所缺少的,才是最能讓人感到自豪的。」這是客觀的現實,香港不論人口結構,在韓寒觀察中就是保留著大陸已失去的民族美好習性,香港民主化,自是保留著美好習性的民主化,和失去美好習性的民主化不可同日而語。
唯一感恩對象只是共產黨
然則,民主化後的中國,將會對香港怎樣?今日,陳世超兄傳了一篇文章來,很有啟發性。內容是:大陸人「完全忘記當年港人無償的在六、七十年代把衣服食物帶給大陸的親戚,八十年代為他們的民主運動流著淚出錢出力,九十年代為華東水災籌款,千禧年代為四川地震大灑金錢,結果無論我們怎樣關心他們,他們對我們只有仇恨。」年前東日本地震時,台灣人捐出一筆錢,日本民間至今感念不已,仍有持續感恩活動。但在中共教育下,人民唯一感恩對象只是共產黨,仇恨對象卻可以包括父母,何況香港人。
事實上,你在網上可以看到鋪天蓋地辱罵港人的文字,這些人建立的民主中國會對香港好嗎?我認為還是存疑比較聰明些、比較不那麼一廂情願些。

都市網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