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動對搗蛋

時間: 2016-09-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遠看香港政局,有一事很奇怪,就是不見親中青年才俊參與。在倡獨、倡本土、倡自決(三者非一,不過貪方便並列)輩中,都是少年才俊,為甚麼不見親中派或愛國派或建制派有相等數目、相等分量的同階級者出來與之抗衡?獨/本土的見論尚未成氣候,更別說進次到實踐了。這話題如有一些親中年輕人出來與之抗論,風頭與理念傳播得均衡,好看囉。
譬如說本土。哪怕就是本省式的「吃土產」都犯矛盾。本省正興興頭頭地吹「我省出口的農產品多少億,正向多少億進發」。不是倡「吃土產」嗎?你吃土產,人家也吃土產,看你向誰出口農產品。倡議任何事都要有個可周延的邏輯命題在其中。
港倡本土,成功了,中國也倡本土,大家都成功了,互不依靠,看誰過不下去。
本土的一個引申定義或立見後果就是排外,身在加拿大為加拿大人,最不願這事發生,連提都不能提。想像一下全世界的原住民要實踐本土……
普世價值是自由世界信守的原則。不計現實的極端本土與普世價值相悖,中國不許講普世價值,有一種揭秘在含含糊糊地含沙射影地指某些本土派系原來「是鬼」,以其與反普世價值和合。耐人尋味。
「新加坡背後有馬來西亞,新加坡可以獨立,為甚麼香港不可以?」新加坡1963年加入馬來西亞,兩年後被逐,李光耀流著淚建國。港獨萬事俱備,就欠被中國逐?
連我都可順口說出的理由,港青少年才俊能不知?他們只是被挑動得火大按耐不住同你搗蛋罷了,不意改變了議會成分,今回真是有嘢睇了。
現象未解釋:為甚麼不見親中精英才俊出來辯說?

圓圓
(2016年9月1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