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早春到子彈

時間: 2016-10-03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因為朱凱迪,想起小說/電影《早春二月》。
《早春》基本上是愛情故事,朱凱迪的鬥爭是拼命,大不同;同的是,都是滿有革命情懷與抱負的城裏知青自我下放到鄉下去,要有所作為,在心態志向上,二人都是原教旨共產黨,朱還要共一些。
共產主義要改變世界的抱負原定發端在城市、工業,到了中國就變種,轉到農村植根,以農村為基地,再包圍城市,終於取得天下。在農村時,為誰爭公義、爭平等、得群眾?鬥地主、分土地。
下鄉的這些年,朱凱迪做過多少工作?很多人知道,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到2016年9月香港議會選舉,朱凱迪當上票王,他發言,全港都在聽,聽到的都不是好事,像丁屋制度被濫用甚至牟利、農地不作種植用、在農地上堆廢土等等,最震撼的是政府要在農村發展公屋,數目突然大縮減,是不是與地主的利益有衝突以致之?朱凱迪有這樣的質疑就使他及家人陷入險境。幸而他及時當選,這才迫得政府不處理不行。
弔詭在:現在的中國政府是共產黨執政數十年的政府,中國政府領導香港政府,香港政府治下,有人要像大半世紀前的共產黨那樣,在不容於當年執政的國民黨政府的情形下與地主鬥爭。民間印象是:朱凱迪指出政府與地主的作為,就是反政府,然而,領導香港政府的,是中國的共產黨政府,朱凱迪做著共產黨的工作,卻變成共產黨的敵人。是怎樣的一個時空錯亂。
又講電影。《讓子彈飛》裏把地主鬥倒了,分得利益,進城去。農村再有不平事,誰來管?有新品種的人類叫做維權人士,出一個抓一個。

圓圓
(2016年9月2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