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有傳統

時間: 2016-10-11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上世紀20年代初,中華民國成立後,孫中山返回母校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提及到他在港大唸醫時,放假返家鄉,對比環境、風氣、治安之種種,方知香港在英人治下,比之家鄉香山大不同,單是地方清潔已讓他看不慣,於是發起「清潔香山」運動,自己帶頭當清道夫,還向地方官遊說常規化其事,又提出其他改進建議,得到當時的地方官的正面回應,前途似一片光明。假期完返港繼續學業,下回放假再返鄉時,以為繼續前事,發現地方官已換了人,新官是以五萬元買來的,先生說:「如此腐敗情形,激起我革命思想」。
對照今日之時局,很多事竟然還是如此相似。
未有打垃圾蟲前,香港就比內地清潔,到今天,訪港陸客對香港的第一印象很多都是「地上沒有垃圾,沒人隨地吐痰」;香山沒聽這個學醫子弟的話繼續搞好衛生,因為貪腐,這也百年未變。
少年中山只想學醫治病救人,搞好衛生是其基礎,非常民生、實際,沒到「救國」的層次,終於認識到即使搞衛生這等小事,都會被壞風氣攔阻,要使風氣變好,沒有別的了,只有革命。
先有一人一票選領導人的承諾,要求兌現不為過,忽然加上等於指定候選人的限制,頒下「給你多少權你就有多少權」之詔誥,你期望甚麼回應?
香港大學仍然是造反(革命?)基地,佔領、港獨等思潮與行動,港大師生都是主導;又得特首合作加持,引述舊《學苑》關於「獨」的文章,提醒很多人,知道「原來獨立這個議題最叫官府著急」,幾個造反派這就進了議會了。
一百年發生了很多事,又好像沒改變甚麼。

圓圓
(2016年10月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