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存在

時間: 2016-10-11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還是講電影。從電影看到的:當角色要把發誓當食生菜時,右手舉起如儀,左手伸到背後,讓中指和食指交疊,聽講這就如有神力,足以抵消誓詞的意義,即發誓者不必為誓詞內容負責、不受其規範,如同沒發過誓一樣。
一般只是喜劇甚至鬧劇或小孩子才會這樣做,香港立法會議員宣誓時,卻大可效法,好過加料、改字或其他。
移民申請者須否通過「加拿大價值」審查,引發很多爭議,何不使之變為移民申請者決定來加前,先審查加拿大價值,審查過,認為加拿大價值是好的、願接受並信守的,才申請,得准;人到加,願尊重、發揚加拿大價值,因為那是經過申請者審查確認願接受的。
同性戀者婚照結,沒問題。基督宗教是反同性戀的,相關言文存在於新舊約。近世一些教派認同同性戀,並願在教堂內由神職人員為同性戀者證婚,只要雙方接受,也無不可。但,有教會、教派或某一位神職人員明言不為同性戀者主持結婚儀式,在他們,是信守經文,「經上說的」,也應尊重其意願,為甚麼那家教堂那位教牧不願意,就一定非要挑戰之,以造成「同性戀被歧視」的社會觀感才安樂?須知人家是有言在先。
參選香港立法會要當議員,事前需對身為議員的權利、權限、義務、職責、守則、從屬、組織等有充分知情,慎重考慮過願遵守且認為在議會內可以把一己理念發揮才好參選,連就職誓詞的內容在內,臨到宣誓就職才來改誓詞、拒唸、加料,這樣就算不向權勢屈服、很有骨氣?有骨氣的是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齊。當然現代觀的從政以為人民服務為目的,參政是手段,回到三千年前去反而迂了。

圓圓
(2016年10月7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