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答案

時間: 2016-10-17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如果不是一間代理菲律賓某大學的博士學位的學校,被揭其中種種奇事,帶出許多名人政要的進修內情,外人怎會知道香港有這種業務合法存在?如果不是有立法會選議員,外人也不知參選者有那麼多人在虛報學歷。
看著這兩場揭發學歷的「運動」,得一印象:虛報者或高度涉及其事者,十之八九是親中的、或建制的、或梁營的,實也太糟糕了。特別離奇的是大學教師居然任「菲博」論文指導賺外快的,事揭,照樣當上倡平等的政府組織的主管,他怎樣公平?也不是不叫人疑惑的。
或曰:你們這些長春籐留學出身的,怎知其他人的難處。誰說的,沒有博士學位做不成副校長,係人都知。不知的是,這些虛報者為甚麼那麼蠢,蠢到忘記有樣東西叫做互聯網,要對證一下,上個網就可得知,這不就被人查出某人報讀的大學,當其畢業時尚未存在,某人把短期進修證書稱作碩士;甚至報讀的大學根本無此人,然後被公開,真是,真是──無所謂?
問題未解決:為甚麼虛報學歷者集中在親中派?
中國大陸虛報學歷的事例很多,因為中國人治人情往往在法治和守法之上,虛報的機會成本不高,被揭的機率也不高,很多人就冒險試一試。可是,被揭虛報學歷的香港親中人士,是香港人,知道香港重守法,虛報被揭,後果可以很嚴重,為甚麼照虛報?不解。
社會的錯?社會風氣重視大學畢業,碩士、博士更佳,沒有機會或沒有能力達至社會要求的,博一博虛報一下?這也未嘗不是理由(對錯是另一回事),那麼,當事人的政治信仰就不相干了。又回到始初:為甚麼被揭虛報學歷者多是親中派?

 

圓圓
(2016年10月1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