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問題

時間: 2016-10-24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香港議會新科主席梁君彥的國籍,是一宗具代表性的個案。代表甚麼?代表何之謂愛中國。
宣誓中把China讀如支那,夠膽就講「我就是要侮辱中國,你不讓我當議員都係咁話」,好嘢,我都話你有guts,可又辯稱是口音之娛。口音是很難改的,要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痕身un寒」,再宣一次誓都是「支那」,如果再宣誓時再用英文且改得番正,不就是自己打自己嘴巴?
「中國現政權」與「中國」,兩回事,沒分清楚就犯了這個讓人永遠鍥而不捨的大笑話。
「幸而」親建制派那邊也好不了多少,「梁大主席」的國籍處理手法,與「支那」並論,不見得親建制派就更愛國,說不定,比「支那派」更不愛國。
選主席投票在10月12日,梁君彥在9月尾才入紙申請脫英,英方回件在12日開會中super速遞傳到。那,搞清楚,是英方知會「收到」,不是脫英手續完成並生效,曾因要當司級高官之英籍人士說:全程需時約4-8個月。關於這點,朱凱迪已出面承擔會好好招呼佢,且放下不表。
同案另一值得研究的小節是:為甚麼梁大主席要等到時間那麼逼切才發出他的脫英申請?因為他精叻囉。早些時,欲競選大主席的有三、四位, 除了民主派的涂謹申堅持,其他都被勸退,大主席這個位篤定是梁了,這才啦啦臨辦脫英手續,就有類似「刀下留人」的場面。由是可知,梁大主席是多麼珍惜他的英籍,非得等到有「值得」的利益不會放棄,他愛英國還是愛中國,你話呢?
英籍未正式脫、又非中國籍,一個無國籍人士當香港議會主席,合法嗎?

 

圓圓
(2016年10月1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