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法了沒有?

時間: 2016-11-07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今天是香港法院審理特首和律政司就兩名候任立法會議員,能否再次宣誓之期,有消息說人大可能在審訊未有結果前,先行釋法。如果這樣,審訊便失去意義,因為人大釋法是最終決定。
對於人大釋法,甚至特首只是說有此可能,香港法律界人士,包括律政司、中立人士如湯家驊都不以為然。或說可以在香港法律框架內解決,或說這是向法官施壓。泛民的指責那就更加不用說了。民主黨的涂謹申說審完還有上訴再上訴,不該這麼快實行釋法,更不應先拿釋法來「大」人,影響判案。梁振英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云云。
是法律界就會本能地從法律角度看問題,是香港的法律界就更會從香港本位看問題,連建制的律政司也難免有這種自我保護的看法。
但中國決策者就不一定這樣看,因為「獨」字是他們最大的禁忌,不論是台獨、藏獨、疆獨,都一定往死裏打,達賴喇嘛至今封殺,對蔡英文絕不留情,對剛處於萌芽狀態的港獨,怎會給他生路?
因此《人民日報》措詞嚴厲,中聯辦張曉明將之定性為違法說得斬釘截鐵,梁振英也要取消赴京之行,說明此事已觸動中央底線。
中國決策者對香港的司法界一向缺乏信心,對法官如何判案全無把握。如果判決結果是讓港獨分子不受懲罰,再次宣誓擔任議員,那時才釋法,其效果和影響會不會比法官判案前先行釋法好,實在難說。
所以人大在香港法院審理前先行釋法,其可能性是存在的。由於時差問題,本文見報時,可能已經知道結果。

阿濃
(2016年11月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