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法權之用與不用

時間: 2016-11-1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游、梁宣誓事件,一如所料引來人大釋法,也引來一場反釋法示威,雖然場面也算轟烈,但改變不了釋法的事實。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機構也不得不接受其帶來的影響。
正如香港特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所說:每次人大釋法都被攻擊為打擊香港司法獨立,但說這些話的貌似法律權威,難道不知道這是基本法所列明的人大的權力?(大意如此)
李飛說:「有些人講人大要自我約束,權力不要用盡。」回歸19年,人大這次釋法是第五次,應該不算動輒釋法。
李飛又說:「我們講權力必須要用,這是職責。」也就是說該用的時候不用便是失責。
那麼這次釋法是不是有其必要呢?這要從中央的角度看,因為釋法不釋法是根據他們的判斷。
這是有人在立法會莊嚴的場合公開宣示港獨。
這是有人用極端侮辱性字眼辱罵他要宣誓效忠的對象。
這些人如進入立法會將有機會更肆無忌憚地宣揚港獨,事涉國家安全、領土完整。
案件已交高院,但審訊結果有不確定性。如結果不符理想,那時釋法影響更差。
案件還會經歷漫長的上訴過程,期間立法會難以正常議事。
因此迅速果斷釋法是他不能不行的一步。兩個戇居居的後生招致如此不愉快結果,甚至促使23條立法,這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最現實的例子。

阿濃
(2016年11月9日見報)